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南加槍擊案 台駐洛杉磯辦事處:槍手與傷亡全是台灣人

國家衛生研究院證實 疫情初應中要求隱匿病毒基因測序

錯位的愛(全文完)

即使現在,她們也更像是客客氣氣的陌生人。

她的心裡湧起了強烈懊悔的情緒。如果能重新再過一次,她會做山澗中跳躍的溪水,隨著環境改變自己的形狀,去尊重和理解,而不是粗暴強硬地改變孩子。

如果當時她能壓制住自己的火氣和擔心,不停揣摩,也許她能找到一種母女倆都能接受的方式,也許她和女兒能成為交心的朋友。

從對面的鏡子裡,她看到了自己的倒影。頭頂的白髮明顯又多了不少,額上的皺紋似乎也更深了。一時之間,心裡有說不出的落寞和淒涼。

沉浸在自己的情緒裡,她沒注意到陳濤也上了樓。陳濤看她站在女兒房裡,又是一副恍然若失的樣子,知道她可能在想女兒,就伸出胳膊摟了她一下,溫和地說:難過什麼,三個月後就是感恩節,女兒很快就會回來了。

她應了一聲,眼睛從鏡子裡移到窗外,對面山坡的小樹林後面,不知何時已變成了一片彩霞滿天──是那種極為耀眼,介於橙色、紅色之間的顏色,充滿勃勃生機和希望,厚重、絢麗又大氣,讓人驚嘆。

晚夏的黃昏,屋裡有點悶。她走到窗邊去開窗子,想讓外面的新鮮空氣流到屋內一些。開窗聲驚動了地上一隻正在覓食的鳥兒,小小的頭顱靈活地轉動著,呼啦啦拍打著翅膀,藍黃相間的羽毛在夕陽中閃著金光。牠先是繞著窗子轉了一個小圈,然後毫不猶豫地飛向遠方的天空,一直朝那片無比燦爛的火燒雲飛去。

注視著遠處美麗的晚霞和遠去鳥兒矯健的身影,胡娟的心情不知不覺又開朗了起來。

會的,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她在心裡默默地對自己說。(全文完)

上一則

張大千潑墨潑彩完整回顧 鉅作登本月佳士得香港春拍

下一則

婚姻這條路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