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小學血案生還者:槍聲不斷 全班沒人敢尖叫

台增7.65萬例確診、死亡145人 再增2童腦炎

夢工廠(二五)

第三次去時,撞見老白握著牛亮程的手,坐在床邊的椅子上。老白跟我們解釋,是她連累牛亮程被打,內心十分過意不去。我不想打聽他們的事,隨意講幾句場面話,拉了牛亮錚去夢工廠喝酒。

自從牛亮錚帶我去過一次夢工廠後,我就念念不忘這個鬼地方。好不容易掙到的那幾個臭錢,大半都花在這上面。

差不多一個月後,牛亮程從醫院回到家中休養。老白以照顧他為名,自家人似地頻繁進出我們家。牛亮德十分憤怒,也十分擔心,怕他們陷得太深,弄出個孩子什麼的沒法收場。老白一點也不顯老,看上還能生好幾個孩子的樣子。牛亮德不知怎樣做,才能拆散他們,苦惱之中,拉我去士多店喝啤酒,徵求我的意見。

假如,牛亮程跟老白結婚了,我與小白兔也成了真正的一對,我得叫老白岳母、叫牛亮程岳父。我的乖乖!

見我不發表意見,牛亮德自說自話:「他不明白這樣搞,他放棄了什麼,得到了的又是什麼!真不明白他那麼聰明人,怎麼會做這麼愚蠢的事!」

老白和牛亮程在我房門外摟摟抱抱,講有催吐效果的情話,我膩歪到不行,但又不好說什麼。可是,還未等我崩潰,牛亮程就連人帶東西,搬到對門老白家了。應該是我整天在家太礙眼了吧,他們煩我比我煩他們更甚。

牛亮程行動不便,但手和大腦完好無損,幾通電話,麻友們便找上門來了。這麼一來,輪到小白兔備受折磨,白天本來是她睡覺的時間,稀里嘩啦的麻將吵得她不得安生,還要假裝看不見親媽跟一個年齡上適合做她女婿的傻蛋沒完沒了膩歪,只好頻頻溜到我們這邊來。(二五)

上一則

你是安寧

下一則

父親的愛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