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周文偉曾為兒學費住貯藏室 妻:心疼他為家人犧牲

加州眾議員金映玉:夢想不怕大 總有一天會成真

老大(一)

阿普航空/圖
阿普航空/圖

老大是個很讓人憐憫的窮人。

老大是個很讓人討厭的官迷。

老大身材矮小,兩腮尖瘦,兩撇長長的八字鬍點綴在唇邊,更顯得一臉猥瑣。我們稱他為「老大」,一小部分原因是宿舍中他年紀最大;一大部分原因是他總幻想自己是大官,習慣對人頤指氣使,為人處世足夠混帳。

老大博士畢業時已經是三十六歲高齡,他出生在貧瘠荒涼的山區,一家八口人住在三間土坯房中。為了補貼家用,老大不得不趁著暑假採摘淫羊藿,這是當地一種很靈驗的性藥。老大和兄弟姊妹們彎腰幹活,看著影子從長變短,再由短變長,熬到山上的空氣中浸滿了寒意,就到了晚上吃飯的時間。老大和五個兄弟姊妹發一聲喊,上氣不接下氣地撒丫子往家跑,跑得最慢的那個,就只能喝清寡的湯水了。

老大年紀最大,已經知道替父母分憂,讓著弟弟、妹妹,幾年下來喝湯水喝得極度營養不良,一顆碩大的腦袋歪歪斜斜地扛在肩膀上,四肢猶如樹枝般胡亂生長,整體看起來像外星人般詭異。一次採摘淫羊藿的時候,老大跟在隊伍最後,不小心掉進溝裡摔暈了過去。醒來時山裡漆黑一片,山坳處隱隱傳來幾聲低沉的狼嚎。渾身沾滿了泥血的老大連滾帶爬回到家,幻想著屋裡跑出焦急的父母和望眼欲穿的弟弟、妹妹們。家裡靜悄悄的,老大想喊一嗓子給父母報平安,突然聽到房間傳來陣陣均勻的呼嚕聲。父母和弟弟、妹妹們早已安穩睡下,竟然沒有一個人注意到老大失蹤了。

老大像狗一樣匍匐在門外,傷口突然劇痛,忍不住號啕大哭起來。哭完老大擦乾眼淚,手腳並用爬到井邊打了桶水,洗掉身上的血跡,再回到屋子裡安靜地躺下睡覺。從此老大明白了:這個世界的真理就是爹死娘嫁人,個人顧個人。

老大前思後想,認定能讓自己離開大山改變命運的,就只有讀書這一條路。老大惡狠狠地把家務推給弟弟、妹妹們,所有的時間都用來讀書。他讀書不是沉醉式的,而是咬牙切齒式的,學不會就跪在地上狠狠扇自己耳光。憑著這股子狠勁,老大以勤補拙,一路過關斬將,讀到了博士。

拿到博士學位的那天,老大捧著血紅的證書,把自己關在宿舍,狠狠哭了一鼻子。父母打來電話,準備等老大工作後,就搬出大山和他一起住。老大毅然而然地刪掉了父母的聯繫方式,從此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他再也不是那個為了採摘淫羊藿,摔在山溝裡昏厥過去的窮小子了!大山裡那個貧瘠荒涼的家、那對沒用的爹娘,那些只知道和他搶食的弟弟、妹妹們,從此都將從他的生命中隱去,再也沒有半點聯繫。

老大希望學而優則仕,畢業後直接撈個官當當。在老大心中,讀書和做官是一脈相承的。不做官,為什麼要拚了命讀書呢?老大說起「官」的時候,滿眼都是艷羨至極的神色。他和我說小時候見過真正的大官,是當地一名老紅軍帶著兒子、孫子、重孫子上百號人,浩浩蕩蕩回老家祭祖。平日裡威風八面的村長、鎮長一個個彎腰撅臀,像奴才般諂媚地左右侍奉著。受了冤屈的村民們哭喊著撲倒在老紅軍面前,磕頭如搗蒜。

老大被這一幕深深震驚了,幼小的心靈中充滿了對做官的嚮往,感到只有做官才是做人,其他的不過是蟲蟻草芥而已。老大開始無意識地模仿老紅軍的一言一行,他抬起手哆哆嗦嗦指人鼻子的樣子,把軍大衣披在肩上,皺著眉頭來回踱步的樣子,據說就是當年那位老紅軍的風采。

老大堅信博士就是官,這種底氣讓他對我很不客氣。話裡話外的意思都是我應該收拾鋪蓋滾出去,把這間宿舍讓給他一個人住。我並不擅長和人吵架,只能用沉默來表示抗議。(一)

上一則

你是安寧

下一則

父親的愛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