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德州槍擊/勇師殉職 女兒悼:沒了您 日子怎麼過

10小時內攻擊3女性 舊金山掐脖男落網

帶姊姊回家(九)

沒有床,我躺在屋角落的躺椅上,迷迷糊糊。爺爺喝醉酒後也這樣,嗓門震天響,還喳喳呼呼,用祖母的話說,好像身體裡住進一口破鐘。爺爺年輕時捲入一場戰爭,被脅迫著趕往一個遙遠的島嶼,最終──他從那裡逃回來。關於逃跑途中發生的事,即使喝醉酒後,他也守口如瓶。當被逼問得急了,他才像個女人那樣嚶嚶哭泣,惹得祖母破口大罵。

那天晚上,我分明感到爺爺就在身邊,坐在喝酒的人當中。他之所以在那些時候喳喳呼呼,只為了討一杯酒喝,當如願以償,鬍子和衣服上都沾滿酒液後,便心滿意足地睡去。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我也喜歡上了那味道,曾偷偷地拿起酒瓶喝過幾口,有些衝、有些辣,還有些微微的甜美,根本無法用語言描述那種感覺。我吧唧著嘴唇,慢慢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我被人猛地推出睡夢之中。睜眼一看,老人正站在房間一隅看著我,而屋子裡的人還在呼呼大睡。我們走出低矮的木屋,走到高處的坡地上,又從坡地下來,行過狹窄的石子路,走過河上的木橋。清晨的河面籠著白霧,人們還在睡夢之中。老人大踏步走著,步態沉穩、有力,好像要去完成什麼重大使命。我跟在後頭,追得氣喘吁吁。

老人身無一物,肩上的牛仔背包已不知去向。

我在村子外面的灘塗邊追上他。

喂,你的背包丟了!

不管了,快跟上。

你不要它啦?可你的東西還在裡面啊?

不要了,用不著啦。

──老人甩著手,朝前走去,姿態從容、動作俐落,移動的雙腳好似船槳,在空氣中划出條條縷縷的痕跡,所剩不多的幾縷灰白色的頭髮,展示出它強大的意志力。他心無旁鶩,專注於腳下之路,好像一旦有所猶疑,一切努力就會化為烏有。(九)

上一則

徵文╱我的圖書館經驗

下一則

《旗袍大逃亡》系列之一/關在衣櫥裡的旗袍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