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多倫多學校附近有人攜槍上街 警射擊嫌犯 4校封鎖

紐約疑似猴痘病例 市衛生局已推斷確診 

上海往事(一一)

看得懂五線譜的女孩和我結伴去賣日本漫畫書的店,蹭漫畫看。我們綠白相間的校服讓書店裡的小夥計不敢來驅逐我們。閘北區只有我們一所市重點中學,每個家長都希望自己的孩子能穿上這套綠白相間的校服。

五線譜一邊翻漫畫,一邊講一些奇聞異錄給我聽,比如某棟居民樓裡出現了吸血蝙蝠,比如某路電車上常常有醫學院的學生背著麻袋去遠郊,麻袋裡其實裝著肢解的人體。

看完日本漫畫,聽完五線譜轉述的各種市井奇聞,我們道別。這時候天色已經漸晚,我從書店出來,我會經過一個音像店、一個男同性戀們互相撫摸性器官的公廁、幾個流動食鋪、一個帶滾動閘門的電子廠(我的某個親戚在那裡上班),再往南走,是我姑媽上班的街道委員會,最後是我家。

高考結束後,我在音像店遇到班主任,我說:你大概已經知道了:五線譜考上了某大了!

班主任說:是啊,她媽媽太辛苦了,一個人帶女兒帶到那麼大。不過總算女兒考上大學了。

我說:啊!我還不知道她爸媽離婚了!

班主任說:哪兒有什麼離婚,她爸爸早去世了。她媽媽找我談,叫我無論如何要替她們保守祕密,不過現在可以告訴你了。

我說:啊。

我想找到五線譜,並且告訴她,我對她五體投地。她是怎麼做到的?她是怎麼做到連續幾年編造出一個父母雙全的生活?父親怎樣檢查作業、諄諄教導?父親怎樣在節假日,帶她和她媽媽逛街吃飯?她在空氣中畫出一個隱形父親來,並且給這個隱形父親填充血肉、故事、情節、對話。這需要多少智慧和勇氣?當她每一次走向我們,她打開午餐盒,一套謊言已經準備好了。(一一)

書店 日本 醫學

上一則

領銜佳士得香港春拍 趙無極「29.09.64.」下周登台

下一則

錢的有價與無價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