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3嫌紐約法拉盛持刀搶走11萬首飾…已連犯4起

未提「祖國」遭圍剿 張學友回應「自有公論」

夢工廠(一三)

之後,我們一直迴避著。包括幾小時前,我們肌膚相親時,都沒有再做接吻的嘗試。

三輪車左穿右插,在小巷裡來去自如。快到家時,我們發現了牛亮程和老白。他們在一間士多店前,對面坐著,專心致志地打麻將。我們相視而笑,像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祕密。

「我怎麼覺得他們是兩公婆,而我們是兩兄妹呢?」小白兔說。

「你快別發神經了,我比牛亮程大,我是爸爸才對。」

「他看上去比你老成。你太嫩、太幼稚了,絕對當不了爸爸。」

回到大家一起生活的地方,我們變得嚴肅起來,一本正經說話,不再像在外面時那麼輕佻。在超市挑東西時,我們像熱戀中荷爾蒙分泌過剩的情侶,動不動就親親對方的臉蛋、掐掐對方腰際那塊癢癢肉。

把東西搬進小白兔家後,她讓我把那箱牛奶搬走,說是專門給我買的,做為當搬運工的獎賞。我看著她傻笑,竟有點感動。

因為感動,我便有了要更進一步的想法,提出給她做晚飯。天知道我做的晚飯能不能下嚥。她說中午她做了媽媽的飯,但媽媽沒有回家,一會她熱熱剩飯就是晚餐了。

「每天到這個時候我就犯睏,我要睡一覺就去上班咯。」她說。我以為她暗示我要留下來陪她睡,臉上又色色地流露出賤賤的樣子,卻又聽到她說:「你快回去吧,趁他們還未下班回來。」

4

有一天早上,我剛跑步回來,母親打電話來說,我表弟下個月結婚,讓我安排好時間回去喝喜酒。

「你表弟比你小三歲!」母親說。

掛斷電話,我靠在牆上看書。窗外,一個劣質的揚聲器發出來「專治蟑螂耗子藥」的聲音,由遠及近,又由近變遠。這個聲音幾乎每天都能聽得到,但沒有誰見到過那位騎著單車,車頭掛滿各種害蟲毒藥廣告小旗子的大叔,做成過哪怕一單生意。(一三)

牛奶

上一則

父知覺失調後 母失智 作家張曼娟分享心路歷程

下一則

食物是一種愛的語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