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快看世界/大辭職潮未退 專家:年底前換工作可能吃虧

律師染疫後記不住車牌 研究:新冠長期症狀可達15個月

錯位的愛(一)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1

「艾可,開門、開門!」媽媽胡娟在女兒臥室門上重重敲著。

「我在忙,走開!」裡面傳出艾可很不耐煩的聲音。

「快來吃飯了!你一天都沒見到爸爸、媽媽了,難道就不想見見嗎?」

屋內一片寂靜。胡娟氣急,更使勁地拍門。任憑她再怎麼喊、再怎麼敲,屋裡再也沒有任何聲響。

胡娟恨這扇門。自從艾可喜歡把自己反鎖在房間以後,無數次,她不得不隔著這扇門和她交談。似乎女兒變成了女王,而她只是個跑來跑去當差的僕人。

去年剛過五十歲生日的胡娟留著齊耳短髮,濃厚的眉毛下面一雙細而長的眼睛裡,經常透著一股狠勁兒,筆直的鼻梁倔強地向上挺著。臉上的溝溝壑壑已經很明顯,展示著無情歲月留下的痕跡。

住在鄰州的大學校友葉蘭是胡娟的死黨,兩人隔段時間就會嘀嘀咕咕煲電話粥。葉蘭家中有個大艾可三歲的女兒米雪兒,已經進大學兩年了。

米雪兒上高中時,無數次,葉蘭向胡娟哭訴兼提醒,青春期、叛逆期少女如何折磨父母的「罪行」。

那時艾可年紀尚小,晚上還鬧著要跟媽媽睡呢。胡娟抱著僥倖心理,心想不是每個女孩都會這樣吧。

她的願望後來明顯成為泡影,艾可的叛逆比起米雪兒有過之而無不及。

想到這兒,胡娟憤憤地下樓,極力抑制住去找一把螺絲刀,把門撬開的衝動。

自從艾可進入青春期,主意和脾氣都越來越大,再也不像小時候那樣爸爸、媽媽說啥就啥了。

與此同時,胡娟也懷著一種緊張複雜的心情,進入了更年期。時光的飛逝和頭頂上越來越掩不住的白髮一樣,讓人無奈和尷尬。

她年輕時起就是個爭強好勝的人,遇事輕易不肯低頭。現在更是易怒、易激動,情緒在一天之內可以有好幾個高低起伏。

和許多新移民一樣,一直要等身分、工作都落實得差不多了,胡娟和老公才敢開始計畫要孩子的事。

當年兩人博士先後畢了業,不得不分居兩三年,在不同的州做博士後。後來他們很幸運地在相隔不遠的兩個公司,分頭找到了一份穩定的工作,這才把要孩子的事提上日程。

女兒出生那一年,胡娟已經三十好幾了。所以命中注定,青春期要碰上更年期。

好在胡娟的老公陳濤脾氣溫和,正好和風風火火的老婆互補。他是個好老公,對老婆一向言聽計從,有時讓胡娟頗感安慰。

當然胡娟發火的時候,也會經常罵老公窩囊、沒出息一類的話。陳濤無可奈何,默默忍受,只有實在逼急了,才會發一通脾氣。

深知老婆脾氣強、火氣大,勸她的話,大都會引火燒身,給自己惹麻煩。他就經常在背後勸女兒:艾可,你現在大了,要懂得讓一下媽媽。媽媽更年期,控制不住情緒。

艾可像沒聽見一樣,光潔圓潤的臉上沒什麼表情,被眼線勾勒得更加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明顯露出不服氣的意思。她甩了一下點綴著紫色髮縷的披肩長髮,啥也沒說,逕直走開了。

她心裡想的是:哼,憑什麼讓她,更年期就可以不講道理嗎?

讓兩個女人之間互相忍讓包容,似乎總有點不太現實,特別兩個都好強的女人。

艾可還氣的是,爸爸總是站在媽媽這一邊。雖然爸爸很少說讓她沮喪或刺激她的話,他似乎總是在無條件地支持媽媽。

她搞不清爸爸這樣做是確實從道理上認同,還是不想和媽媽起摩擦。總之,在這個家,她感覺自己是孤立無援的。

胡娟最近眼睛開始有點老花,戴著眼鏡看手機看不清楚,摘下眼鏡又看不清遠處。一氣之下,除了開車和看電視,她乾脆把眼鏡扔到了一邊,看什麼都影影綽綽的。

看不清的不僅是周圍那些模模糊糊的物體,還有自己的女兒。(一)

大都會 手機 移民

上一則

父知覺失調後 母失智 作家張曼娟分享心路歷程

下一則

食物是一種愛的語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