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俄州非裔男被射成馬蜂窩 警公布影片稱他先開槍

「小小兵2」發威 終結戲院業兩年疫情低潮

木頭人(一○)

只知道她的身影隨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黯了下去,而她的臉龐、裸露的臂膀和腿,卻在夜色裡一寸一寸浮現月光白。他點了菸,在一個鐵椅上坐下來。直到抽完,女孩一直站在橋上。他已經看不清她的模樣,就是一個影子,但是女孩的臉調轉開後,總是會再轉向他。來自陌生女孩的注視,讓他身上熱了起來。是不是過去搭訕呢?這時女孩一步一步過了橋,消失在樹叢後。

之後,他總會在離開商場前,到頂樓抽根菸。如果月光不在,他抽完菸就走。如果她在,他會隔著一段距離,在夜色中注視她的膚色開始泛起月白,享受她在故意轉開臉後,再次勇敢轉向他的那個時刻。總有一天,他發誓,他會過去跟她說話,了解她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並告訴她所有關於他的事,只要她想知道。

3 跟陌生人談心

他們約在江濱大道一號碼頭「逝水咖啡館」。江濱大道沿著環抱默城的金鶴江鋪建,長兩公里,江上船隻穿梭、視野開闊,大道的另一邊是緩坡上升的綠地。因地理關係,江濱大道的探頭少,在這裡碰頭,隱祕性強,分手後散入人群,不引人注意。

奧力提早十分鐘到達約見地,在咖啡館的小花園找位子坐下。他的心跳加速,口乾舌燥。不知道白桃是什麼樣的,是男是女,年輕或已經老去。希望是個善解人意、善於傾聽的女人。

他腦裡又浮現頂樓花園的月光。他認定月光是這樣的女孩,不須說什麼,只是專注地望著你,了解你說的和沒說的一切。他在口罩後笑了,這要求未免太高。他答應白桃的約會,僅是因為感到無聊,極度的無聊。(一○)

咖啡 口罩

上一則

俄國明星指揮家與普亭過從甚密 全球藝文界封殺

下一則

福斯驚悚劇「女清潔工」熱播 華裔製片郭玉珊受鼓舞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