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史指輕觸熊市 道指連跌八周

世說新聞/「奶粉荒」催出新職業 奶媽回來了?

三城故事(三)

想樂/圖
想樂/圖

劉幼梅偶爾勸她,李眉卻說:「小妹,在這個國家,妳絕不能讓人覺得妳好欺負,不然他們就會騎到妳的頭上。我知道我們是華人,是少數民族,我偏不讓別人欺負我,也不讓別人欺負武超。」

這點李眉無疑做到了。劉幼梅聽學校裡知情的美國教授說,雖然是華人,武博士在學校裡沒有人敢動他,升等一帆風順。除了他表現優秀,和李眉敢批敢鬥很有關係,大家都不敢惹毛她。李眉自己也知道,她常說,這世界上唯一敢欺負武超的人就是她。

這點李眉無疑也做到了。劉幼梅目擊過李眉怎麼修理武博士,那可比蘇格拉底的妻子往蘇格拉底頭上潑水還厲害得多。但是無論李眉怎麼凶,武博士從不回應,令劉幼梅暗暗佩服。

「大姊,武博士對你可真好,」劉幼梅有次對李眉說:「罵不回嘴、打不還手,我沒看過脾氣更好的人。」

李眉反而嘆氣說:「真煩人啊!我有時候實在氣武超,他為什麼不生氣?就像上次,一位黑人青年被警察無辜射殺,全城都鬧翻天。我們學校的師生去城裡遊行,他老先生卻無動於衷。」

「或許武博士真的無所謂。」

「這怎麼行呢?既然住在這裡,就要管這裡的事。有些華人明哲保身,認為不要管黑人的事,我完全不同意。」李眉說:「小妹,沒有人能自掃門前雪。沒有人。」

李眉的積極人生態度,沒想到卻帶來意外的後果。

一直到劉幼梅準備好晚餐,武博士都不見蹤影。她覺得奇怪,又有點心慌,正在考慮要不要打「九一一」報警,聽到開門的聲音。她去前門看看,武博士正從外面進來。

「你回來了。」劉幼梅說:「什麼時候出去的?我都不知道。」

武博士脫下鞋撢掉雪,把一雙鞋整齊放在進門口的單塊地毯上。「雪總算停了。明天應該是好天。」他像是對自己說話,又好像對劉幼梅說話。

「剛才跟小華通過電話。他說大姊感染新冠肺炎,在療養院完全被隔離了。」

武博士看她一眼,沒說話。劉幼梅說:「我們要不要去看大姊?」

武博士脫下大衣,掛到門口的衣櫥裡,說:「療養院一定不讓看,不用了。」

「也許有辦法。我們先吃飯好了。吃完飯,慢慢想辦法。」

他們兩人默默吃飯。武博士吃完一碗飯,劉幼梅要幫他添飯,他說:「半碗。」

劉幼梅就幫他添了半碗。武博士說:「謝謝。」

兩人又默默吃飯。其實他們經常如此,劉幼梅也習慣了,可有時忍不住想起李眉的話:「真煩人啊。我有時候實在氣武超,他為什麼不生氣?」

在他的眼裡,她還存在嗎?還是她只是個添飯機器人?還是他真心相信李眉說的話,是李眉把劉幼梅介紹給武博士,取代李眉自己?

武博士、武博士,你為什麼不生氣?

李眉後來的情人是副校長吉姆,可以說是打網球打出來的意外。李眉喜歡打網球,副校長吉姆也喜歡打網球,久而久之,就自然成了一對。等到事情爆發,已經無可挽回。

無可挽回,是指劉幼梅勸不回李眉。這就是為什麼劉幼梅最在意人們把這筆帳,全算到她的頭上。她不僅無意破壞李眉和武博士的婚姻,並且完全站在挽救婚姻的立場,苦口婆心勸李眉回心轉意。

「大姊,武博士對妳這麼好,就再給他一次機會吧。也許他不夠風趣,但我相信,世界上沒有人比他對妳更好。」

「對我好有什麼用?」李眉冷笑道:「你知道嗎?在我們匹茲堡附近有個小城,每年二月都會有個土撥鼠日。相傳如果在那天,土撥鼠看得到自己的影子,冬天就會再延長四個星期。

「這土撥鼠日後來拍成一部挺有意思的電影。有位記者來採訪這土撥鼠日,卻發現他竟然被困在土撥鼠日,每天早上鬧鐘一響,他就得重過這一天,每天都是一樣。

「這就是我現在的感覺。我每天都在重複過這土撥鼠日。我被困在這裡面,完全逃不出來。可是我必須逃出去﹗正如那部電影說的,愛情是唯一逃離這牢籠的解脫辦法。」

只有李眉這種個性才會相信電影,而且說到做到。她竟然真的和武博士離婚,改嫁給副校長吉姆。

李眉和武博士談判離婚的經過,只有他倆知道,但是劉幼梅確知過程十分平和,因為談完後不久,李眉就請她來家裡。武博士和平常一樣,默默坐在一旁,並沒有怒形於色,也沒有大嚷大叫。倒是李眉掉下眼淚,當面請求劉幼梅,以後好好照顧武博士。

大概因為劉幼梅說過,這世界上沒有誰比武博士對李眉更好,李眉就讓她來當自己的替身。劉幼梅也不知道為什麼昏了頭,她竟然當場答應了,或許是同情李眉,或許是同情武博士,或許是同情她自己,或許三者都有。(三)

電影 華人 療養院

上一則

葉俊榮教授養心養身 一次膝傷騎出二次人生

下一則

我的岳父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