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西維州男持步槍闖派對開火 她秒拔槍將其擊斃

德州槍案致命錯誤 19警早已待命「怕挨槍」未即刻攻堅

千山萬水(一五)

這時候,她手上的小電扇忽然罷工了。她燥熱煩惱,把小電扇扔到一邊。

田娃說:「坐船更苦,為了躲避監控,要在半夜三更等船,站在河邊的林子裡,要餵好幾個小時的蚊子。」

東陽和百合交換了眼色,心有靈犀,他們都懂,那監控系統是可以在夜色中發現人的眼睛。

前面的路並不順利,他們的車被邊防軍堵住了,要進行檢查。百合臉色慘白,心臟都跳不動了。剎那間的絕望,四周靜得恐怖,陽光透過車廂的縫隙落進來,發出「嘶嘶嘶」的聲音。不,那聲音不是來自陽光,被伊麗莎白扔在一邊的小風扇突然啟動了。

軍人能察覺裡面的動靜嗎?百合不知道,但她清晰聽見車外威武嚴厲的訊問,像驚雷一樣炸她的神經。危急之中,她的手抓住了東陽的手。東陽回握她,握住了她手腕上的佛珠手鏈,彼此都有了安慰。

貨箱「轟」地打開了,幾隻雞飛了出去。田娃的這些雞就是賤,最喜歡飛到陌生人頭上拉屎。一個軍人罵了一聲,另一個軍人的聲音先是冰硬,後來柔和了,又慢慢遠去了。車子重新出發,又顛簸了一小時,田娃打開車門,對三人喊話:「安全了,這是廣西的地了。前面就是我朋友的小店,你們在那裡吃個飯,洗刷、洗刷,就可以回家了。」

伊麗莎白吐著長氣,面色煞白、煞白,她說:「我已經看到閻王了,沒想到又回到人間。」

東陽一出車廂,滿眼的橙艷明亮,路邊小房的黃牆上爬滿了凌霄花。他背過身去,眼淚像珠子紛紛落下。他仰了仰頭,拿起手機給五月發了信息。

東陽給了田娃兩百美元的小費,感謝他的安全護送。拿了小費的田娃對東陽熱情豪爽,願意再捎他一程,還掏錢請眾人吃飯。

席間東陽問田娃:「我們是怎樣脫險的?」(一五)

手機 罷工

上一則

批普亭是侵烏凶手 莫斯科國家劇院總監辭職

下一則

「教父」上映50年 新書曝秘辛曾定位低成本黑幫電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