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快看世界/紐西蘭總理哈佛談禁槍 全場起立鼓掌

新冠疫情延燒兩個寒暑 共存日子還有什麼可期待?

洋槐與奧斯丁(一○)

很快系主任就出現了,這是一個矮胖子,頭圓,臉也圓,一雙大眼睛,頭髮很少,頭皮很亮,滿臉紅光,像一個奶粉廣告裡走出來的健康寶寶成年了。他站在兩個女人中間,左看看、右看看,然後張開雙臂摟住了這兩人,「你們都是我的玫瑰花!」

老趙站在不遠處,正在聽一個教中國當代文學的教授聊五四運動,忽然聽到系主任這麼說,心裡很驚了一下。他又怕自己聽錯了,等到他聽完五四運動再轉過去,玫瑰三人組已經散了。文柘在和系裡一個博士生聊天,博士生很規矩,對文柘叫文老師,稱老趙「趙教授」。

美國人開派對,喜歡把屋裡燈光調得很暗,為了增加情調,再點了一些蠟燭。燭光在四下照出飄動的影子,加上入夜後的涼風吹來玫瑰的香味兒,搞「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這一套。老趙心裡慢慢安靜下來,他看著文柘身材挺拔、衣裳楚楚地站在那裡跟別人說話,心裡不禁有點得意。

派對是自助餐形式,菜是找餐館外包的,餐館還送來了倒酒、遞菜、收盤子的服務員。主人下廚做了兩種點心:玫瑰涼糕和抹了玫瑰醬的芝士乳酪蛋糕。不用說,玫瑰醬也是系主任家出品。

系主任取了一塊芝士蛋糕,倒了一勺玫瑰醬,吃一口,然後大聲說好。他太太就站在旁邊,系主任興奮地親了她一下。接著把手裡那盤蛋糕,遞給站得很近的文柘,說:你嘗嘗吧。文柘毫不猶豫地就舉起那個系主任吃過的小勺,挖了蛋糕一角送進嘴裡,抿嘴細嚼,一邊微笑點頭。

老趙揉揉自己的眼睛,自己是不是喝高了看錯了,文柘和健康寶寶真的合用同一把小勺嗎?(一○)

上一則

135年首位女台北站長 胡詠芝棄百萬薪轉戰台鐵

下一則

全球首件 虛擬藝術家創作NFT「在愛情中溺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