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市議長歐德思市情咨文 籲增健保、心理健康投資

紐約布碌崙華社 培訓班防仇恨攻擊

洋槐與奧斯丁(八)

老趙想叫她,但又怕這一叫會驚到她。前面一個十字路口就是超市,旁邊有中餐館、有乾洗店,老趙以為她在那裡打工。結果老趙到了,發現文柘已經轉上另外一個方向,朝更遠的地方走了。

玫瑰花開的時候,洋槐花已經落得沒影兒了,樹上掛著一條一條褐色的槐豆莢。那是六月初,大學學年結束,各系的派對和聚會不斷。東亞系系主任家有個正式的大派對,文柘把老趙也叫上同去,特意囑咐要穿正式點。

文柘那天準備了旗袍,老趙也把西裝找出來,還把白襯衫熨了兩件。他有職業習慣,重要的場合比如大實驗、大派對,從器材到行頭都有備份。他穿得跟新郎官一樣,站在文柘門外等她。

那些玫瑰開得奼紫嫣紅,老趙深深吸一口氣,要把那些香味化到身體裡,他感覺自己要醉了。他一再叮囑自己,這回一定要像英美的紳士那樣,先給文柘開汽車門,不能讓她自己開門。

門打開,文柘穿著月白色暗花的旗袍,旗袍掐腰做工襯著她的腰更細、身材更好看。她的頭髮梳了髮髻盤在頭頂上,腳上蹬著細高跟鞋。她手裡拿著一把廚房裡用的大剪刀,笑著對老趙說:你先進來坐啊,別在門外站著,茶我都泡好了,我馬上就好。說著妖嬈地走到玫瑰花前,「卡擦卡擦」幾剪子,把玫瑰花剪了下來,捧在胸前,像勝利女神那樣走回屋裡。

文柘把花放在餐桌上,用事先準備好的玻璃彩紙、彩帶,飛快把花包紮成花束。然後說:可以啦,咱們走吧。

你這是幹什麼?對花下毒手,我們好不容易種出來的玫瑰!老趙質問,臉色很難看。他聲音不高,努力讓自己的口氣緩和一些。(八)

汽車 中餐館

上一則

135年首位女台北站長 胡詠芝棄百萬薪轉戰台鐵

下一則

全球首件 虛擬藝術家創作NFT「在愛情中溺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