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股指跌勢難止 史指逼近熊市

熱浪來襲 紐約市周末飆90度高溫

貝拉的丈夫(一○)

他們還計畫去蘇旺小鎮建一個樹屋,三十年之後,他們會帶著孫子們重建這個樹屋。總之,這本日記記錄了貝拉和小洛克爾全部的生活計畫。

換一個角度說,如果這一切實現了,貝拉和小洛克爾的人生已經走完了,在紙上。這是一個精確的計畫,完美到沒有懸念。漢斯看完這本日記就哭了,哭完他又笑起來,他決定按著這本日記,實現貝拉和哥哥的夢想。從那天起,他成為了小洛克爾,嚴格按著日記中的每一天生活。從此他的每一天都生活在別人的計畫裡。

你是說,漢斯生活的一切都是假的?我驚訝說。

是,也不是。白瑞德垂下頭說,他們的確有了孩子,也有了孫子,貝拉也是有的。只是她經常在精神病院,後來幾乎一直都在。直到前幾天,她去世了。

我震驚到無語。恍惚之中,我分不出什麼是現實、什麼是虛幻,就像漢斯一樣,他將自己變成了另一個人,替代了另一個人的一生。

你怎麼知道得這麼清楚?我懷疑地問白瑞德。

因為我是貝拉的哥哥。白瑞德說,他的鼻子和嘴唇開始扭曲,眼中突然閃出淚光。

當年我們一起建造了貝拉樹屋。我還記得那夜漫天燦爛的星光,可惜清晨醒來,一切都消失了。

5

我長久地坐在椅子上,緩不過神來。漢斯的形象在我腦海中千變萬化,分不清楚。愛情是什麼?值得一個人用一生來替換另一個人?這個故事超出了我的經驗。或者,漢斯是不是有什麼精神疾病?

格蕾絲歪歪斜斜地走進來,身上還帶著大麻味兒。她看著我傻笑。

買一盒菸。她說,伸出的手指上塗著整齊的紅色指甲油。她說明天是她女兒的葬禮。(一○)

大麻

上一則

135年首位女台北站長 胡詠芝棄百萬薪轉戰台鐵

下一則

全球首件 虛擬藝術家創作NFT「在愛情中溺水」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