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被問「願意保衛台灣?」 拜登:是,這是我們的承諾

澳洲華裔新外長黃英賢 批判中國力道十足

第三封辭呈(五)

格魯斯的一杯白葡萄酒已經下去了一多半,他面紅耳赤,眼睛裡布滿血絲,典型的酒精過敏體質。而他談興正濃,滔滔不絕。

「年輕氣盛的格魯斯,當然不甘心、不服氣,他不相信自己會這麼輕易地輸掉。可他對亨特先生心懷崇敬的感情,阻斷了他內心萌生疑問的念頭,也喪失了追究真相的勇氣。直到許多年以後的某一天,是在亨特先生的葬禮上,他才知道了那場比賽前前後後的真相。是當年競賽入圍者之一,這裡我就不提他的名字了,是他親口告訴我的。」

格魯斯把剩下的小半杯白葡萄酒一飲而盡,然後用餐巾抹了抹嘴角,充血的眼睛看著我和安納托利。

「那真相到底是什麼呢?」我好奇。

「那還用問,亨特先生搞舞弊,格魯斯被調包了唄。」安納托利接上我的話茬,他瞇縫起眼睛,喝了一大口冰水。

「是這麼回事嗎?」我問。

「為了讓那個議員的兒子入圍,亨特只能犧牲掉我們中的某一個人。格魯斯是最無足輕重的一個,他沒有任何家庭背景。是的,除了姨媽,他一無所有……你們知道,讓我崩潰的不是亨特,而是我自己。一個偶像的坍塌、一種信仰的幻滅,會摧毀人的一切,一切……」

「這經歷,簡直像一部小說,太動人心魄了!」我由衷地嘆道。

安納托利睜大眼睛,慢條斯理地說:「是亨特先生使格魯斯變成了今天這個樣子,你應該感謝他才是啊!」這烏克蘭老頭怎麼如此冷血呢?

格魯斯失神地望著安納托利,然後擺擺手,「如果你認為,人們可以輕鬆地忘卻少年往事,那實在是太不理解人性了。」(五)

入圍 烏克蘭 過敏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