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治安+疫情嚇退紐約上班族 重返辦公室比率低於全美

孩子屠殺孩子暗潮洶湧 紐約公校繳獲近20把槍

住院(三八)

他拿著探頭蘸著潤滑液,在田原肚皮上推來抹去,嘮嘮叨叨地說:「這是囊腫嘛,明明是巧囊,巧克力囊腫。」

田原大吃一驚,不是一直說是肌瘤嗎?媽也驚了,再三問醫生是不是確定。老男人技師命令:「去上個廁所,排掉小便,回來再查。」

同一棟樓居然沒有廁所,田原去附近找了一個公共廁所。所幸回來不用再排隊,又在肚子上「超」了一遍。

老男人技師仍認為是囊腫,揮筆寫了報告。田原拿起報告看,龍飛鳳舞,勉勉強強辨認出幾個字:「23囊」。要不是才聽他念叨,田原絕對猜不出「2」、「3」兩個阿拉伯數字,其實是漢字「巧」。

回到病房,七上八下地把報告交給護士,心亂如麻。

十床阿姨見好,很快也要出院了。娟子這兩天來陪護,走時都要收拾些東西往家帶。

田原對十床阿姨說:「這個外甥女跟女兒一樣親,照顧得很周到。」

十床阿姨說:「是的噢,她從小就懂事,七、八歲就幹家務。不像我那個兒子,上大學前,自己的衣服都沒洗過一件。」

娟子走過來,看田原手上的十字繡說:「這些繡了多久?──現在還沒有講什麼時候手術?」

「這是去年暑假繡著玩的,費眼睛、費時間。要不是住院,才想不起來。」田原把花繃放下,「大概下個禮拜一二三吧,唉!真煩。」

「急有什麼用,我家大姨前後也住了二十多天──輪到你就是你嘍。」娟子看旁邊沒人注意,湊近田原小聲說:「前幾天,我在醫院門口看見老八床──就是她剛出院那幾天,她回來看門診,說是肚臍眼的傷口冒水……我也沒細問。」

「啊?是嗎?」田原一驚。(三八)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