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白宮國安顧問蘇利文證實 台灣未被納入印太經濟架構

紐約布碌崙半馬回歸 華人高溫中熱情開跑

住院(三七)

鄭主任沉吟了一下:「這樣吧,我給你開個B超單,你做個B超看看。如果子宮內壁不是很厚,那我們就算它這個月的月經過去了。」

聽了這番話,田原心裡有了底。

新八床的美女米思佳對田原說:「你們學校離我們學校不遠,我是建工學院畢業的。」

「你是建築師?」

「我是造價師。」

「什麼師?」田原聞所未聞。

「就是估算一個工程的成本,給工程訂價的。」

「哦哦。」這樣美麗的形象,卻說一口土得掉渣的本地方言;這樣恬靜的氣質,卻是能核算工程成本和價格的造價師,米思佳整個人有一種特別的味道。

「我丈夫也搞工程,他自己有一個公司。」

「那不是正好,你可以給他的工程造價呀。」田原說。

米思佳搖搖頭:「我不管他的事,我在別的公司幹。」末了又淡然一笑,「不過我現在已經辭職了。」

十一床陳青終於出院了,媽媽和兩位同學來接的。

新十一床也是位年輕姑娘,瓜子臉、瘦長身材,看起來脾氣很好。

下午,田原在東邊一幢老舊小樓等著做B超。母親得信趕來陪同。

等啊,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做B超事先須喝水,要是時間掐得不準,該超時沒超上,憋不住上了趟廁所,就前功盡棄。喝多喝少、幾時開始喝、如何控制身體活動減少代謝,馬虎不得。

總算輪到把她放進去,母親也跟了進去。

一台儀器,一張病床,除了一個B超醫生,還有幾個不知是實習醫生還是助手,團團圍在儀器四周。眾目睽睽之下把衣服擼上褪下,露出肚皮──你是病人,有什麼可講究的。

B超技師是一個尖嘴猴腮、言語混沌的老男人。(三七)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