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BBC記者採訪上海反封控 遭警毆打逮捕

在街頭和大學校園 白紙成為中國抗議活動象徵

長夜飛逝(一一)

除了木炭,舊房子裡還有很多可以燃燒的東西,甚至整幢房子的材料都可以用來做燃料呢。我並沒有覺得著火是件多嚴重的事,又沒有人員傷亡,山林內部為了淨化,每過幾年,還要來一場自燃呢。

那個著火的夜晚,我在房子裡美美地睡了一覺。第二天,他們讓我下山。下山就下山吧,我也沒什麼好辯解的。只可惜了那些蘭草。

離開之前,我將它們分散植入後山林子裡,巧妙地隱藏在松樹下、灌木叢裡。如果不再開花,它們可能很久、很久也不會被人發現。

據說,某名貴地生蘭要十年之久,才開一次花。能有幸聞到花香的,除了棲身地的土壤、矮樹叢、綠衣苔蘚外,大概只有飛來飛去的蝴蝶了。但我特意做了記號,想著以後每年到山上來看看它們。但我不確定第二年上山時,那些記號是否還在。

唯有一事,我開始深信不疑,所有生長過蘭草的山上都會自動保存下這種氣息。無論時間如何流逝,都不會喪失掉這種氣息。

3

蘭花激起李九畹對一個遙遠的、幾乎失去記憶的世界的回憶。它們在她面前畫軸般徐徐展開,就像魔術師從一頂人們以為空空如也的大禮帽中,掏出一朵盛開的玫瑰花。她開始短暫地離開民宿,像原始人那樣在山上漫遊,隨身攜帶簡易帳篷、自熟米飯,或在農戶家的椅凳上隨便過完一夜。

除了土著,山上還遊蕩著一些表情呆滯的陌生人。他們來自城市,或別的鄉村。他們不聲不響地住下,有一天又不聲不響地離開。她看見兩個穿藍色戶外服的男人把房車停在山腳下,來到山頂平坦處搭帳篷。(一一)

民宿

上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下一則

新書「入境大廳」紀錄異國生活 書寫遊子心情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