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布朗士再發生慘烈大火 1死9傷 疑瓦斯爆炸

一洲焦點/都會治安敗壞亞裔首當受害、拜登就任一周年

長夜飛逝(六)

藝蘭的愛好傳出後,每月都有好事者將珍異品種從深山裡搜羅來,供奉在我的蘭台之上。我也來者不拒。與梅蘭竹菊有關之事都屬文人雅事,不算什麼的。

其實,那時候,我也談不上有多喜歡它,但在某個附庸風雅的場合,無意中高談闊論而出,被有心者聽了去,從此人盡皆知,還被稱為「蘭花局長」。我嘴上不說,心裡也著實美滋滋得很。

能入我蘭房的都為珍稀品種,它們枝葉繁茂、聚簇叢生,葳蕤如春野、馥郁似醇酒。我仍記得這幾種:陳夢良、趙十使、翁通判、君荷、蒲統領等等。花名似人名,都是一花連綴十數萼,形如劍鞘,花色奼紫嫣紅,香味卻差強人意。那時候,我在意的並非香氣,而是姿容、色澤,對氣味實在感知不多。

那時,還有人專為我製作時令蘭花香茶,一層茶葉、一層蘭花瓣兒,以上等野蜂蜜為佐,層層疊疊擠在密閉罐子裡,醇香與幽香齊飛,蘭瓣與遠山共一色。那時候,我的世界日月合璧、五星連珠,臻於人生化境。

不久,一場意外發生,蘭房倒塌,蘭根暴露於嚴寒之下,死傷無數。很快,我也因東窗事發被抓。牆倒眾人推。一場腥風血雨後,我深陷囹圄,無限風光就此落下帷幕。後來,我自忖一切都是有兆頭的,只因身心在暖房裡曠日持久地待著,早已喪失感知能力。

沒想到,絕望中的我卻被一陣香氣拯救,宛如月球上的被放逐者接收到天外信號。無數次細較、思量後,我認為它最接近春蘭氣味,是我的蘭房中從未有過的品種,或許是春蘭中的宋梅、綠雲、萬字、翠一品等任何一種。童年的山谷裡,我聞過此種氣味,真是蕩人心魄。它們是真正的隱士,只聞其香,不見其影。(六)

上一則

不讓你知道

下一則

珍惜資源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