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華人1家3子女越區就讀芝公校 教委會索賠10萬 家長申訴

全美法國鬥牛犬搶案頻傳 名人愛養且黑市價格不菲

熾焰(七)

可我很快就意識到事情不對。雖然走的好像還是相同的路,可街景卻有很大的不同。我不明所以地揉著自己的腦袋,也許是剛才摔的那一跤,讓我的精神都出現了問題?

到了熟悉的車站,我下了車。南孝路的路牌還在,可我卻怎麼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原本舊公寓樓所在的地方,現在成了一個市場。

我終於被徹底的恐懼感包圍了。我站在馬路上流眼淚的樣子,讓路人紛紛注目。我走進市場裡,認出了一個正在買醬菜的老太太是住在我們樓上的鄰居。

「楊奶奶!楊奶奶!」我趕緊過去,挽住了她的胳膊。

她轉過身來,甩開我的手,用看陌生人的目光看著我。

「你是誰啊?」楊奶奶說。

「我是茹蘭啊!你和我爺爺以前是同事,咱們兩家住上下樓,你不記得嗎?」

「你爺爺,你爺爺是誰?」

「茹鴻旭。」

「哦,你是老茹的孫女啊!」她上下打量我一番,「有事嗎?」

「我找不到我家了,我記得樓應該就在這裡,可怎麼變成市場了。」

「這裡一直都是市場啊,都十幾年了。」她說:「姑娘,你家到底住在哪裡?」

「就在這裡,我和爺爺、奶奶一直住……」

「姑娘你沒事吧。茹鴻旭和他的老伴都走了有七、八年了。你和他們一起住,難不成你住陵園裡?」

「什麼?你說什麼?」我又沒忍住,抓住了楊奶奶的袖子。

「姑娘啊,你是不是身體出什麼毛病了。要不然這樣吧,我領你去附近的派出所吧。」

我的腦袋昏昏沉沉,一時間也想不出別的辦法。

6

派出所裡,片警跟我核實了楊奶奶的話,我的爺爺、奶奶果真在八年前,就因為煤氣中毒,雙雙去世了。戶籍資料裡面顯示,我也壓根沒有什麼雙胞胎姊姊。我的父母則和我記憶中一樣,在我很小的時候就不在了。(七)

上一則

「你換肝、我換心」兄弟檔醫師 手術台上攜手救命

下一則

友誼地久天長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