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鐵鏈女到胡鑫宇:中國無追究真相機制 官方說法誰信

5歲男孩突被山獅撲倒撕咬 金山灣區媽衝上前英勇救兒

山那邊是海(一七)

徐思佩縮在角落,臉埋在雙膝裡,哭得肩膀抖動厲害。

他聲嘶力竭地喊:「如果你是,我有可能也染上!」

「你怕什麼,你已經打了疫苗!」

「疫苗不是萬能的,而且抗體也需要時間生成,如果你真的染上,現在都沒有惡化……」

「那也不代表後面不惡化,還有好多的後遺症。我父母只有我一個女兒,一個希望……」

靜默讓空氣都死了一般。許久,彼得說:「我去預約做檢測。」

檢測的地方有點距離,徐思佩沒有叫的士。她不願萬一情況發生,給無辜的人造成危險,彼得想法也一致。徐思佩推著彼得的輪椅,慢慢地在街上走著。午後的陽光很好,紐約的夏天又要來了,徐思佩只是希望他們不是在走向生命的盡頭。

走了一段路,徐思佩出了一身汗。汗出來,人舒服多了,她覺得面對的也沒有那麼可怕了。她掃見彼得稀疏的白髮,忽然生出相依為命之感。這場病毒讓他們相互帶給彼此的,到底是災難還是溫暖?

測試回來路上,徐思佩和彼得都不說話,彷彿一說話就會打破什麼。

從接到藥店留言開始,徐思佩在屋裡戴口罩,也逼著彼得戴。彼得不以為然,認為如果已經染上,再戴為時已晚。徐思佩堅持著,感冒還有交叉相互感染之說呢!

彼得不再爭辯,還給多多弄了口罩。多多不習慣,不停地抓撓下來,彼得又給牠戴上。他們不厭其煩地鬧著,徐思佩一旁看著心思恍惚。

等待的時光慢如蝸牛前行,她反覆地問彼得:「我還有機會見到我爸媽嗎?」說時她詫異自己無雨也無晴的口氣。

「當然!」彼得不看她,彷彿在回答「今晚要不要吃飯」。徐思佩不知道他眼裡是否有恐懼和猶豫。(一七)

檢測 口罩 疫苗

上一則

一件小事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