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200中國投資人告美地產商涉綠卡詐欺 遭威脅撤銷申請

住院(一九)

十床阿姨是開腹的大手術,切除了子宮。晚飯後娟子來陪護,輸液完畢她仍不肯睡覺,在床尾坐了一夜。十床上方的日光燈一直亮著。

第八天,一月十二日星期三

查房時,鄭主任聽了蕭醫生的彙報,皺著眉說:「打什麼黃體酮啊,已經出血了,再打黃體酮沒用了。」

蕭醫生臉紅了,她用藥失誤。

「那現在怎麼辦?」田原感覺不妙,趕緊問,也不知道該問誰。

「等一下再看你的情況。」醫生們轉向下一床。

等一下再看?看什麼情況?

于佳靜躺在床上輸液,一隻手拿著手機,大拇指按來按去,大概在給丈夫發短信。

護士端著托盤進來,給七床打針。七床羅秋艷問:「這是什麼針?」

「一針雌激素、一陣雄激素。」

于佳靜好笑地說:「一針雌、一針雄,那不互相抵消了?」

「各起各的作用吧!」田原說,「七床,你幹麼要打這個針?」

「我不是怕像你一樣,『倒楣』了做不成手術,就跟蕭醫生說,我的日子快到了,讓她先給我打針。」羅秋艷苦笑說,「不然住院住到什麼時候去?」

一句話正說中田原的心事,煩燥起來。打了針以後,月經量減少,好像要停了。

每天查房,幾個清潔工先行來清場,陪護的家屬一律不能留在病房,剛做完手術的病人家屬苦苦哀求,或許能得以倖免。少數家屬悄悄躲在廁所,等自己的病房查完,就偷偷溜回去。已經是隆冬臘月,外面天寒地凍,住院大廳擠擠挨挨,把家屬轟到外面,站沒站的地兒、坐沒坐的地兒,難怪都想鑽空子留下。(一九)

手機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