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界OnAir/我在烏克蘭做志願者 見證被忽略的種族歧視

股指跌深反彈 道指升431點

山那邊是海(一○)

徐思佩幫著扛輪椅、撐傘,終於來到了墓地。彼得遠遠地看著葬禮,她撐著傘站在他身後。除了懊惱刺骨的涼意,她依然在延續浪漫的設想。很多電影大片中,幽靜的墓地、綿綿的雨,黑衣送別人。沒有想到,她也會成為這場景中一員,雖然墓穴裡的人跟她一點關係沒有。

回來的車上,徐思佩靜靜地等著,老頭心情惆悵、感慨萬千地分享讓人心動的前塵往事。彼得卻一言不發,平靜得如剛散步回來。徐思佩好生奇怪,拋開私人恩怨,怎麼這個年紀看到同齡人離去,兔死狐悲的感傷也沒有?

彼得突然說:「彩虹!」

徐思佩掃了老頭一眼:「你怎麼不按劇本來?這個時候你不應該傷心嗎?還念叨什麼彩虹?」

「傷心什麼?」

「前妻的離去呀!你不傷心,應該不會這麼千辛萬苦地來參加葬禮不是?還害得我也給雨淋,狼狽死了。」徐思佩說著,故意捋了一下額前的瀏海。

「生老病死,每個人必經的過程,不過是一種自然現象,不接受和痛苦也無法改變事實。」

「可人是感情動物,總該……」

「死亡也是生命不可避免的一部分……」

「真不理解,你的做法彷彿是直角之間轉來轉去!」

「不理解也正常,我也不理解,為什麼中國絕大多數家庭就一個孩子?為什麼他們會為了孩子出國留學傾家蕩產?有媽媽陪讀,因此夫妻兩地分居,為什麼完全放棄自己的生活?」

徐思佩給連著幾個為什麼的陣勢嚇到了,她嘗試解釋:「獨生子女是很早的政策,現在開放了。為孩子好不是所有父母的本能嗎?」(一○)

電影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