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他善良慷慨」 南加槍手室友:對案件震驚但不意外

股指跌勢難止 史指逼近熊市

褐石女人(四)

兩人正說著,只見男的卻從樓上下來了。他先前上去,這麼快就下來了。保安正在詫異,只見這對夫婦左右對視一下,轉身下樓出去了。

保安覺得蹊蹺,走馬觀花也沒這麼快吧!突然,他心頭一驚,飛身上樓。二樓展廳望眼處只見空蕩蕩的畫框怵目驚心,裡面的畫不翼而飛。他的血凝固了,返身再往樓下奔。只看到門外飛也去的鏽色轎車一瞥。

德庫寧的畫,那幅〈褐石女人〉只留下畫框上的刀痕和布茬。

文森瞅著自己這店面,只是攝像頭就門裡、門外各一個。可惜八十年代的美術館,一個也沒有,那時的他更是見也沒見過攝像頭。沒有攝像頭,畫框上也沒留下手印。這畫從此成了無頭案。誰料想這張畫卻又自己出來了,而且還跟他這個中國人有關,真應了The World is China那句話,躲都躲不掉。

館長說,根據畫面檢查,捲起的摺痕符合,畫布的割痕也和美術館畫框吻合。畫作只裱裝過一次,也就是說,此畫從未易手過。

文森心頭浮上一句諺語:圖窮匕見,Painting appears when thieves died.竊賊一死,贓畫遂現?只是查無實證。屋主都不在了,真是死無對證。文森回憶著那個房間裡微弱的福馬林的味道、窗戶上厚重的窗簾、畫框後的灰塵和牆壁上的留痕,以及差點絆了他一跤的木楔。

他心中一跳,想起那天從房子裡帶過來的東西。一大包筆記、照片之類都給他扔到地下室的角落。他三步併兩步奔到地下室,還好,那包東西還在。

他翻動著,看到一張張羅尼姑姑、姑父衝著他笑的照片。一張上面夫婦倆舉杯相慶,對鏡微笑,姑姑頭上一朵花鮮紅美艷。一張又一張,珠穆朗瑪峰、北極探險、南極企鵝。(四)

美術館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