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坎城影展/宋康昊奪影帝 揭國民影帝超強紀錄

「我想找把槍 殺幾個學生」紐約16歲男涉恐嚇被捕

住院(一四)

「那不一樣,你怎麼也有份穩穩當當的工作,有單位、有同事、有學生、有一個固定的社交圈,那就不一樣。」

「你有兒子,我沒有。」兩個人好像比著賽著賣慘。

「你還有老媽呢!我可是十七歲就沒媽了。」薛梅高中沒畢業,母親就去世了,她大概因此才早早成熟懂事的吧!

「那我還要住院做手術了呢!你不用做手術。」田原自己都覺得強詞奪理,不由笑了,「再說,我還老跟我媽鬧彆扭呢!」

「你那點彆扭,就是青春期反抗。」薛梅用手指點著她,「──你這青春期也忒長了。知足吧你,天下也就是她最疼你了,老公、兒子都指不上。」

田原默然,心裡承認自己還是比薛梅幸運。兩人長吁短嘆,到這個,才把很多事想明白。

心情好多了,住院適宜同學會晤。

中午,于佳靜被推了回來。關鍵時刻到了,做完手術的病人需要平平地從推車上抬下來,平平地放到病床上。幾年前田原父親做膽囊手術,單位怕家屬都是女人抬不動,專門派了男同事來幫忙。

于佳靜的幾位家屬──媽媽、乾媽、乾媽的女兒,老的老、瘦的瘦,要把她抬起來,又不讓她受罪,難了。七床羅秋艷的丈夫伸了把手,和推車的護工一起,把于佳靜抬下來,平放在床上。護士們過來把各種儀器設備插好,輸液的吊瓶掛上,床頭早安上心電圖顯示器,做過手術的病人現在要像太上皇一樣被伺候了。

一切停當,醫護人員離去,家屬們分配好陪護工作,剩于媽媽一人留守床邊。

「小于、小于,聽得見嗎?」田原坐在自己床頭,輕聲叫著于佳靜。

于佳靜雙目緊閉,半睡半醒,有氣無力地點點頭。

「睜眼看看我,于佳靜。」田原拍著她的胳膊。(一四)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