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觀光飛機墜毀法國阿爾卑斯山 釀5死

旅費再貴也不怕 這原因讓美國人今夏湧向歐洲度假

山那邊是海(三)

吳孟芸/圖
吳孟芸/圖

以前老闆娘總是得意洋洋地炫耀,她開的是酒樓,跟很多中國人的餐館不一樣,從規模到氣勢都完全不同。他們的只能叫茶餐廳,生意絕大多是口味不倫不類的外賣,顧客來了,坐的地方都沒有。他們是有包間的,有預定,菜式也正宗。老闆娘沒有想到,她的酒樓有樹大招風的日子,居家令影響最大的就是她這種規模的餐飲業。堂食取消,外賣飛走了九成訂單。

國內傳疫情時,中餐館生意就已經大受影響。老闆娘的臉一天一個樣,悲憤絕望還有無奈。然後開始遣散員工,徐思佩是第一批。不可以堂食,她這樣的服務員一無是處。老闆娘讓她離開時,沒有任何遣散費,倒把這種情緒轉手扔給了她。

徐思佩接得很無可奈何,這種情緒導致了她後面一系列事情的反應。首當其衝的就是沒有即刻訂機票回國。父母當時如熱鍋上的螞蟻,逢人就問,徐思佩在美國去留哪樣合適。他們擔心她的安危,更擔心她的洋文憑雞飛蛋打,那樣全家的七彩夢就破滅了。同時他們又很樂觀地認為,國內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疫情就得到控制,那美國應該更快,畢竟是發達國家。

左思右想,最後父母讓徐思佩按兵不動,熬過幾周,一切就會雨過天青。徐思佩感覺自己是正在深淵裡下墜的兔子,不知何時見底。紐約市內不分白天黑夜響徹天空的急救車呼叫聲,讓她想忽略一下眼前的狀況都不可能。

除了對新冠病毒的恐懼,徐思佩變得一無所有。萬里之外的父母和家園她不知怎樣可以回去,一無是處的她回去之後,也只會給父母徒添煩惱。她要留下來,彼得的這份工作是她不至於繼續往深淵滑的枝條,她要竭盡全力牢牢抓住。

徐思佩覺得自己過於主動地去幹活,也是基於這種心理。彼得也因此蔑視她,一直堅持叫她Alex。雖然熟悉後,彼得解釋是因為Ann好像隨意取的,她應該叫Alex。徐思佩聽到,不由自主的感動,名如其人這樣的浪漫有趣的事情,曾經發生在她身上?

感動沒有持續太久,她無意中知道美國最大的智能家居公司,智能管家統一的名字就是Alex,她矇了好一陣,真像上演現場滑稽直播劇。後來一件又一件讓她更發矇的事情發生,徐思佩深切體會,名字的事情其實是無關重要的開頭……

3

徐思佩和彼得初初相安無事。那個屋簷下,她深知自己的身分,從某種角度而言,彼得這裡是港灣。老頭有些方面不近人情,有些方面又特別體諒。為了徐思佩上網課,老頭專門更新加速了網路服務,上課時間他絕對不打擾,也不製造噪聲。

徐思佩知恩圖報,尋覓了如何照顧腸癌病人的飲食資料,很努力地去做。餐館打工的耳薰目染,她的廚藝已經非常了得。每次吃完飯,彼得由衷的言語誇讚她,雖然臉部依然看不出什麼表情。

徐思佩很滿足,特別的時段,還可以找到這樣安全的窩,實屬萬幸。父母聽說了,對伺候人有點難於接受,總的來說還是安了點心。母親問:「老頭,多老啊?不會對你動手動腳吧?要伺候他洗澡拉撒嗎?」

徐思佩笑:「七十多了,坐著輪椅呢!還動手動腳?他對我防範著呢,每天吃飯就差穿西裝、繫領帶了。」

母親稍稍放了心思:「老頭沒兒子、女兒的嗎?怎麼就一個人?」

徐思佩趕緊彙報清楚,之前怕父母擔心,沒說詳細情況。彼得早年離婚了,有兒有女,兒子就在旁邊的新澤西州,女兒在西邊的加州。

母親放下的心陡又提了起來:「那老頭為什麼不去兒女那裡?他兒子、女兒也放心,這樣還浪費錢?」

徐思佩打斷母親:「人家美國人和我們不一樣,他們很少和子女一起住的。如果不是這疫情,老頭就住養老院去了。現在養老院是重災區,老頭沒辦法……」

徐思佩還沒說完,母親就急了:「美國人怎麼這麼不近人情?我說佩佩呀,你在美國先進的東西學學,這些亂七八糟的就不要學了。你到時留在美國也好,回來也好,你都不能不管我們。我們老了,也沒有指望,你一定要記得,我們家是什麼樣的情況……」

徐思佩有些懊惱。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她和父母之間的關係變成了放風箏似的。一有風吹草動,母親就開始收線,想扯得近一點,拽牢。母親似乎沒有想過,老是扯來扯去,線會斷的。

徐思佩現在的心就有些疏離,她真的覺得美國人父母和子女這樣挺好。這些日子,她發現老頭跟子女聯繫也比較緊密,但互不影響干擾各自的生活。老頭的子女對老頭獨立生活沒有愧疚感,老頭也沒有委屈和抱怨。

老頭把徐思佩在視頻上介紹給他的家人。美國人對陌生人的友好都非常誇張,有點牽連,更是奔放得不得了。隔著屏幕,徐思佩都感受到了他們的熱情,但不知為什麼,她感覺到了熱情裡的虛假。那些笑容和話語作戲一般,是給彼得面子的應付,只要轉過頭,一切便會蕩然無存。(三)

疫情 養老院 新澤西州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