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快看世界/紐西蘭總理哈佛談禁槍 全場起立鼓掌

新冠疫情延燒兩個寒暑 共存日子還有什麼可期待?

住院(五)

田原笑道:「還是你厲害,沒有熟人,不也來了嘛。」

于佳靜故作神祕:「我的熟人是鄭主任,我生女兒時是他接生的──可惜他不記得我。他們醫生兩年輪一次班,婦科的換到產科、產科的換到婦科,那一年鄭主任在產科。」

「你怎麼什麼都知道?」

「我也在醫院工作,收費處出納。我們醫院是民營的,鄭主任前兩年還是我們醫院的外聘醫生呢!」

于佳靜看她午飯還擺在床頭櫃上,問:「要不要我拿給你吃?」

田原說好,于佳靜把飯盒遞給她。她一隻手接過來,另一隻手不能動,還是沒法吃,還給于佳靜:「我媽馬上來,她會帶個電熱杯來,等會兒熱熱再吃。」

正說著,母親拎著一個大提包來了。

母親告訴她,打聽過了,醫院的清潔工也兼做護工,準備找一個清潔工,,當她的術後護工。

又說,打算把外甥媳婦從老家叫來,讓她幫忙做飯、做家務,這樣她也能抽出身往醫院跑。

血快輸完的時候,一位在校讀博的學弟來探病。學弟穿了件呢大衣,一身寒氣,進來也不坐,放兩大罐進口奶粉在床頭,說了幾句熱乎的安慰話便匆匆走了:「大門口停車,不能超過五分鐘。」

母親詫異:「吉海不是還在上學嗎,怎麼自己有車了?」

田原見怪不怪,不以為然:「吉海多能幹啊!他還買房了呢,不會賺錢算什麼商學院的博士生。」

第五天,一月九日星期日

于佳靜到護士站去看小黑板,樂顛顛地回來宣布:「特大喜訊!我的名字上小黑板啦,下周一手術。」從枕頭下摸出手機,「趕快叫我婆婆來簽字。」

「幹麼不叫你媽簽字?」田原問,媽比婆婆親啊!

「我生是他們家人、死是他們家鬼,當然要他們家來簽。」于佳靜一提起婆家就沒好氣。(五)

手機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