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界OnAir/我在烏克蘭做志願者 見證被忽略的種族歧視

股指跌深反彈 道指升431點

來去曼陀羅(一○)

喬紅芝想追問,柳老師朝她搖搖手,把切開的杏花樓玫瑰豆沙月餅,往她那裡推推,示意她多吃點,「月餅美國有嗎?」

4

「原來我會做夢,思鄉夢,你還會拉小提琴,柳老師真是有腔調……哈囉?你怎麼一聲不響?這故事進來都一整天了,就沒聽你說句話。」

「你先講講。」

「就像把燈點起,突然看到周圍的一切,那些沒有點燈的地方原本是漆黑的,舉燈照過去,出現了朦朧的影子。那些影子有點熟悉……我有了歲月沉澱後的滄桑感。」

「我的感覺是像拼圖,一塊塊拼起來。拼得多了,還沒拼好的圖塊,在殘缺裡也可以猜到一點。」

「所以,我去了古北,走進一個舞蹈教室。」

「遇到一個大帥哥。」

「你喜歡年輕女孩的青春,我也喜歡年輕男孩的青春,睡美人、睡美男。」

「這話很大膽。」

「很誠實。我們現在沒必要說假話吧?」

「套話、假話、空話,說了就像風吹過,沒人當真。說真話反而緊張,因為動了真情。」

「回來探親,我好像找不到一個可以真心說話的人。。大家欲言又止,言不及義。」

「你說真話,沒有心理障礙吧?」

「你是說?」

「說真話,不容易啊!裡真正的感覺,很難說出口。就像有人勒住我的喉嚨,我拚命嚥口水,還是、還是,咳……」

「這裡沒有別人,你想說什麼都可以,也不需要壓低聲音。」

「也不好大聲嚷嚷吧!房子隔音很推板的。」

「我在想,如果時光可以倒流,我到底要不要出去呢?看來我在國外過得並不舒坦,出國這些年,國內倒好起來了。」

「It was meant to be.」(一○)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