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強烈風暴襲加拿大東部 釀4死

台確診增7.9萬例較前一天略降 死亡增53例

來去曼陀羅(九)

有那麼多人,在三十年後見面不相識,她跟柳老師卻還如當年般含笑對坐。說有什麼多深的情誼,卻也沒有,只是相處起來特別輕鬆自在,有種不須多言的默契和信任。

三十年前,喬紅芝來辭行,他們吃著她帶來的紅寶石奶油小方,就著柳老師朋友從杭州捎來的龍井新茶。綠茶配西式糕點並不是那麼合適,濃郁的奶油只有苦澀的咖啡最配。他們啜飲著淡寡的茶湯,不知如何安撫入口時那微小的不滿足。

那時上海剛開放,咖啡文化即將全面捲土重來。1848年開埠後,上海港牽制長江流域腹地,扼住大半中國貿易的咽喉,遠東第一商埠可不是浪得的虛名。各國商船開到了黃浦江碼頭,西方文化隨著這些商賈買辦和他們的家眷,逐漸浸染到上海人的骨子裡。曾經驗過的留在記憶,不曾親歷過的萌於聽聞,於是人人都時刻準備好西風東漸的洗禮。當久違的咖啡香襲來,他們再度熱情擁抱洋文化,有如與老友重逢。

上海今日面貌,比喬紅芝親見的美國南方更要繁華先進,那裡是土地廣袤的鄉鎮曠野,而上海是國際大都會了。

「當年走得那麼決絕,現在問自己,這個決定正確嗎?這輩子就這樣過去了……」這些話,她沒有跟妹妹說、沒有跟老友說,打算帶回白鴿鎮,帶進她的墳墓,卻一張口就告訴了他。

她殷切看著柳老師,彷彿他能為她的人生抉擇做定論:值得還是不值得?「格算不格算」,這種根深柢固的思維模式,即使出國多年,也不曾改變。

柳老師從褲袋裡掏出一方手帕,按按額角,說:「上海現在多少浮躁啊!阿拉經過的這些年頭,就像坐過山車,現在看著是好,以後啥人曉得?反正我文章不寫了。」(九)

咖啡 大都會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