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疆官方資料庫被駭 大規模文件揭露維族再教育營慘況

快看世界/又一公司退出中國 Airbnb今夏結束業務

笛子與口琴(一七)

《射鵰英雄傳》中的黃藥師,一邊到處找女兒,一邊吹這曲子。採蓮說:「你該吹些歡快的曲子。」

我們回到人多的地方。人民廣場與通濟河邊交界的地方長有兩排大榕樹,長長的鬚根從半空垂下,像暗黑沉鬱的、分隔陰陽兩界的簾子。地上跌有不少榕樹漿果,有的黑紅、黑紅還很完整,有的被踩扁了貼在地上,顯得很髒,難看。人們三三兩兩坐在樹下的石凳上,少部分人在低聲私語,大部分人低頭看手機,短視頻莫名其妙而且十分惡心的聲音此起彼落。

我突發奇想,在面前擺個裝衣服的空紙袋,吹〈西海情歌〉、〈牧歌〉、〈鴻雁〉……

觀眾漸漸多起來,我吹夠了笛子吹口琴。有人往紙袋子扔零錢!有人拍視頻。

自從搬到山上,我沒剪過頭髮、沒剃過鬍子,現在的我長髮及肩,紮個時尚丸子頭,臉上鬍鬚半白,像流浪藝人,也像半吊子道士。一個滿頭白髮的老頭,大概六、七十歲,給五十元請我吹〈揚鞭催馬運糧忙〉。

我跟老頭坦白,那個曲子難度太高,我吹不來。老頭慈眉善目,說那就換一首,隨你選。我選了抒情的〈夜空中最亮的星〉。吹完為了表示對老頭的感激,又加吹一首〈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他們那個年代的人喜歡蘇聯歌曲。

我用這筆意外之財,請採蓮吃晚餐,然後與她去酒店,度了一個又溫馨、又淫蕩的夜晚。

此後我時不時跑到縣城和鎮上賣藝,不僅掙到一點小錢,還掙來了小名氣。人們一見到我拉開架勢表演,就掏手藝拍照、錄影,上傳網路。

我去得最多的是城北市場。這是台山縣城最大的菜肉市場,人來人往十分熱鬧。城北這一帶有不少人認識我,準確說是認得我,以前我經常來這裡賣菜。(一七)

手機 時尚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