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美首個…紐約設移動檢測治療站 確診當場發藥

社區積極遊說 曼哈頓華埠2遊民所將恢復為酒店

笛子與口琴(一六)

採蓮臉紅紅的在一旁亦步亦趨,低聲嘀咕:「廣場怎麼會有保安看守?」

「橡膠跑道是用來跑步的,小電車會弄壞它。」我跟她解釋。

採蓮翻個白眼說:「我又沒跟你說話,你不要搭訕我。」

推車沿通濟河往東,我少年時練笛子的地方走去。

從小學開始,我就對音樂產生了深厚的興趣。初一時想學樂器,沒有錢,買幾毛錢一支的小竹笛吹著玩。後來用壓歲錢買好點的,死皮賴臉向音樂老師討教,去圖書館借音樂方面的書自學。

由於害羞,不敢在到處都是人的學校練笛子,傍晚騎車來到通濟河邊人跡罕至的地方吹呀吹。夏天蚊子咬得難受,冬天河邊風大,沒練一會,手指頭就凍得僵硬,每次練完肚裡都裝有許多冷風,三天兩頭鬧感冒……

口琴則是高中時無師自通的。有時我甚至懷疑口琴算不上一種樂器,太容易學會了。中學階段我是學渣,同時也算得上校園名人,因為幾乎每個晚會我都上台表演。

採蓮問我幹麼不考音樂學院,就算不考音樂學院,讀音樂師範也不錯。當時我們班主任也這麼跟我講。由於用了太多時間在音樂方面,我的文化科成績很一般。十幾歲的時候,我對音樂實在是太過癡迷,很複雜的五線琴譜張嘴就能唱。但是考音樂學院,會吹笛子、會看五線譜還遠遠不夠。

我問父母,能不能請個音樂老師給我輔導一下。我爸原本同意,後來打聽到一堂課要一兩百元,氣鼓鼓地罵我不識好歹,讓我有多遠滾多遠。

「之後的事情你就知道啦,高中畢業以後,如我父母所願,我去學手藝,做木匠,二十歲不到結婚──」

然後我用新買的笛子吹〈碧海潮生曲〉。

採蓮說這曲子太悲傷,她聽得心慌。(一六)

圖書館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