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FBI指涉間諜遭軟禁 胡安明無罪首受訪:畢生最黑暗時期

佛州確診低、不封城…逾3250萬人奔邁阿密「享受陽光」

笛子與口琴(六)

狀態差個毛線!我在心裡這樣對自己說。其實我生理上沒什麼問題,有問題的是心理。為了讓我盡快遷出祖屋,三勇給師傅加工錢,日夜加班趕建了這間小木屋,某些地方弄得粗糙,牆上有小洞,白天關上門窗,裡面能看到光斑──受了光斑的影響,我需要專注的時刻卻覺得屋外有人在偷窺。

「我想聽你吹笛子。」採蓮在我耳邊小聲說。

我跟她說了搬到山上第一晚吹笛子被村長騷擾的事,採蓮笑得止不住。她轉而讓我給她吹口琴。我說:「你們女人真麻煩,一會笛子、一會口琴──我現在只想用熱水沖沖澡!」

採蓮大概是想起我在村長父親壽宴上鬧的那一齣,又笑得花枝亂顫。

受不了採蓮又撒嬌、又掐我這裡哪裡,我用口琴給她吹〈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一曲未終,天突然變黑,屋外西風吹得嗚嗚直響,雨滴石子般砸得屋頂劈啪亂響。

我想起搬到山上住的第一個晚上,村長走後,我在屋裡吹口琴(其實那天晚上到底有沒有吹口琴,我自己也說不清楚)的事,全身汗毛倒豎。

然後我犯賤,又跟採蓮講了這事。

採蓮越聽越害怕,我剛講完,她已經跳下床,準備冒雨下山回家。

打開門才發現天黑得像鍋底,明明是白天,卻伸手不見五指。

我貼在採蓮耳邊小聲說:「鬧鬼啦──」

惠融說,不通電過的是原始生活,隔天送給我兩個充電寶、兩盞電池可以用很久的電燈,以及一台收音機。還有不少臘肉、臘腸以及湖南、雲貴風味的燻肉。惠融說,臘味、燻肉不放冰箱也不會壞,掛在半空即可。(六)

上一則

愛因斯坦手稿 1170萬歐元拍出 傳買家為李嘉誠

下一則

感恩節的點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