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密州高中校園槍擊 15歲兇嫌面臨4項一級謀殺罪

全美首例 加州發現Omicron確診病患

她與棋聖的合影(三)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這是什麼意思?室內的空氣突然變得稀薄,她的呼吸急促起來,不敢抬頭,繼續閱讀。多年來,棋聖一有風吹草動,醜聞就陰魂不散,一再被推上前檯,沐帆也免不了陪綁。前幾年,他梅開二度,又被媒體爆出猛料,甚至偷拍到親密瞬間:新婚嬌妻身穿大紅緊身超短裙,坐在他的膝蓋上。

子瑩驚叫起來:哇!新太太比棋聖年輕二十幾歲!

有錢人嘛,有什麼奇怪的?禾屏說,坐進小書桌對面的沙發裡,把腳搭到茶几上。

在中文網路,子瑩打撈不到沐帆在美國生活的資訊,接著用英文名搜索,沐帆從東海岸一家著名生物實驗室裡浮出水面:資深研發科學家,發表過若干學術論文,名下還有一項專利……子瑩捕捉不到她的個人生活,尤其是她丈夫的浮光掠影,自言自語:我明明看到她戴著婚戒。

丈夫擺了擺手說:別費力氣了,她嫁給了一個華人律師。

子瑩抬起頭,直視他:你怎麼知道的?

我當然有自己的消息來源。那口氣像FBI警探。

我真該對你刮目相看。

她寫過有關新冠病毒的科普文章,被轉發在微信校友群裡,閱讀量過十萬,很多人點讚呢。

這一年來,子瑩經常冒著感染病毒的危險,出外為全家購物。難道與此同時,禾屏在社交媒體上追蹤沐帆嗎?子瑩揶揄道:她要是寫一本回憶錄,閱讀量會更大呢,有些人哪怕只和名人吃過一餐飯,或者開過一次會,都會大書特書。

她不是那種人!丈夫幾乎有些粗暴地打斷她。

那實在算不上一場爭論。在居家隔離期間,她和他像冰箱裡兩棵存久了的青梗白菜,彼此依靠,又彼此擠壓,擔心葉子會一層層地腐爛。理智警告她閉嘴,情緒卻放縱她追問:你當年介紹我去採訪她,是不是想知道她過得好不好?

我是為了幫你找一個好選題!

子瑩搜索不到自己撰寫的採訪。她就職過的報社多年前關閉了,往期報紙大約灰飛煙滅。沒人有興趣把她的採訪掃描,或一字一句地輸入電腦,上傳到網上,何況,她筆下童話般的愛情早已風化成塵。

她因為幻想過進入傳媒業,出國時特地帶了幾份樣報,做為短暫記者生涯的佐證。她起身開始樓上、樓下翻找,終於發現它們躺在儲藏室一個紙箱裡,中間還夾著沐帆和棋聖的合影。

那是一張四寸的黑白照片:在一座青磚黛瓦白牆的祠堂前,沐帆和棋聖比肩而立,笑意盈盈,一個青春可人、一個氣質飄逸。那個年代的美,無法通過先進的美顏軟體複製。沐帆當年說,那是她第一次去拜見棋聖父母時拍的,也是她最喜歡的合影,但把底片弄丟了,請刊載後交還。

報社期待棋聖贏得新一屆冠軍頭銜,吸引更多的讀者購買報紙,推遲了刊期。幾個月後,他果然不負眾望。採訪見報了,子瑩拿上樣報和合影去見沐帆,宿舍樓門房的大爺說她已經出國,沒留下聯絡地址。

子瑩想,這張合影已成絕版。不要說沐帆沒有膠捲底片,即使有,恐怕也找不到地方沖洗了。她回到起居室,向丈夫展示,說:我明天要把它還給沐帆。

你會把她氣得半死!

子瑩把合影翻過來,說:你看,背面有他們的簽名,還有四個字,落子無悔。你對比一下簽名,不難看出這是棋聖寫的。

丈夫幽幽地冒出一句:下圍棋,落子無悔;嘆人生,覆水難收。

她試探道:你既然這麼關心愛護她,為什麼不去看望她?明天旅遊大巴大約一點鐘到中心廣場。

丈夫用目光鎖定她的臉,仿彿估量她的認真程度,答道:我要給學生上課,還有兩個會,不可能脫身。

你可以傍晚去酒店和她會面。

你不要挖陷阱讓我往下跳。說罷,他轉身上樓了。

4

第二天,大巴載著遊客們進入了老城。車窗外,一幢幢古老的建築緩緩閃過,遊客們把頭探出去,自拍、互拍,叫嚷、歡笑,轉瞬把街上靜謐傷感的薄霧驅散了。子瑩用中英文輪番介紹,沒完沒了的街心花園,甚至還有幾座鬧鬼的豪宅。

到了中午,空氣變得悶熱。子瑩把午餐安排在離中心廣場不遠的一家餐館裡,等遊客們拿好自助餐,在大露台上坐定,才匆匆取了一些食物。她用目光四下搜尋,看到沐帆坐在角落的雙人桌旁,戴著蘋果手機的耳機,走過去問:我可以坐這兒嗎?沐帆點了點頭。

子瑩坐定後,說:打擾你了。在聽音樂嗎?

沐帆摘下左耳塞,隔桌給子瑩戴上,古箏曲〈雲水禪心〉輕盈地從天而降,在哥特式、格魯吉亞式,還有希臘復興風格的建築中間,拋出一道道神祕的光線,直把彼此的中年連回到海那邊的青春。一曲終了,兩人同時摘下了耳塞。沐帆輕笑說:每次聽這支曲子,心裡清涼些。

子瑩問:你兒子昨天表現怎麼樣?

還不錯。如果今天發揮正常,也許能拿到名次,以後申請到好學校。

我的兩個孩子在上大學這件事上,沒讓我操過心。

其實,我最初介紹兒子下棋,是希望調整他的情緒,他得過焦慮症。我記得棋聖以前經常引用一句詩:棋與禪通可悟人。(三)

微信 美國 手機

上一則

愛因斯坦手稿 1170萬歐元拍出 傳買家為李嘉誠

下一則

感恩節的點滴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