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變異株入侵 義大利通報境外移入確診首例

英專家:Omicron威力被誇大 疫苗應不致失效

潮來(一六)

結果,沈寧左等右等,米佳也沒有打電話回來。然後沈寧自己也忘記了。

六月中旬高中放暑假,沈寧決定去米佳家裡找她。到了那裡,發現家裡沒有人。沈寧繞到房子的後院,從廚房通向後院的門往裡看。那扇門是嵌長玻璃的法式雙推門,沈寧把臉貼在門玻璃上,廚房裡的一切一覽無餘。

掃了一眼,好像屋子裡什麼都沒有。沈寧覺得奇怪,再仔細看,發現餐桌、沙發這些家具都在,但給她的感覺就是一棄屋,很久都沒有人住了。沈寧低頭看著後院鋪了地磚的天井,地磚上結了厚厚的青苔,地磚之間長了荒草,草長過膝。難道米佳和保羅已經搬走了?游泳池是空的,水還沒有蓄上,蓋游泳池的自動帆布上飄滿了枯樹葉。

沈寧轉到前院,這才看到前門上掛著房地產仲介售屋專用的鑰匙盒。草地邊的信箱旁,插了一個地產仲介的牌子。那個「吉屋出售」的紙板牌子用鐵絲固定,歪歪倒倒地插在草皮上,被風吹倒,貼近地面。她剛才開車進來時,沒有注意到。沈寧走過去,把紙板牌子在草地上扶正。這張臨時的售屋廣告牌過兩天就會換成一支堂皇正式的木牌,掛在一個水泥打樁的木杆上。

前院草地中央的苗圃裡,幾叢芍藥已經開花,粉紅、粉白、深紫色的大花低垂到地,草地邊的小路上落滿了芍藥的花瓣。花圃中央的噴水池也是乾的。一隻橘色胸脯的知更鳥站在草地的中央,遠遠地注視著沈寧的一舉一動。

離開前,沈寧特意繞了路,去看小區的海邊棧橋。正是漲潮的時候,木頭棧橋在湧進的海浪中吱吱嘎嘎地響,四周一個人都沒有。離棧橋最近的一家正在大興土木裝修房子,墨西哥工人進進出出,好奇地偷偷打量這個神色凝重的亞裔女人。(一六)

游泳 亞裔 墨西哥

上一則

The One南園深化服務 劉邦初打造人文管家特訓班

下一則

感恩節的由來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