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賽默飛世爾科技:旗下試劑盒能準確驗出Omicron病毒

曾說將與台灣斷交 宏都拉斯反對黨總統候選人宣布勝選

潮來(一四)

「他們咧嘴大笑,露出雪白的牙齒,朝路邊的人群招手,不時抽出一支玫瑰拋向人群。新人後面跟著一輛白色的林肯禮賓車,車的前蓋上、車燈上、兩邊的車窗邊緣都貼滿了鮮花。陽光燦爛,連白色都變成清新的喜慶色彩。老麥看了一會兒,說:「這是婚禮,波多黎各人的集體婚禮。」

這一對人走後,是另外一個方陣,另一對新人,同樣的打扮、同樣的花環、玫瑰、禮賓車……接著又是一對。婚禮的隊伍後面,跟著波多黎各的社區遊行方隊,一列一列,雜耍組、老兵組、民族歌舞組、波多黎各國民歷史組、青少年組……伴奏的音樂是拉美薩爾薩(Salsa),節奏歡快,這個音樂聽幾分鐘,路人的腳和腰都開始有節奏地扭動。紐約真有那麼多波多黎各人嗎?這時候都出來了,載歌載舞。漸漸音樂換成慢節奏的悠揚的調子。

老麥站在那裡也開始閒不住,雙腳踩著音樂的節奏在踏動。他拉起沈寧的手,湊到嘴邊輕吻了一下,低下頭對沈寧耳語道:「謝謝你,寧!」

沈寧看著身邊這個人,他好像又恢復了清醒的神志,她心裡忽然覺得卸下了一個負擔,心往高處飄,像充滿了熱空氣的氣球。那音樂環繞在他們身邊,像專門為他們演奏的,薩爾薩變成悠揚的慢曲子,南美的笛子吹出。

聽著、聽著,沈寧聽到音樂裡的悲哀,孤寂島嶼上的黃昏,空無一人的海與天空。她和老麥的未來和過去,恍然同時出現在這樂聲裡,但已經不屬於他們兩人了。

沈寧看到年輕時的自己和小麥,帶著小麥去圓明園的那個有月亮的晚上,有人在唱歌。最後在場所有人一起合唱,荒寂的園子,月光下的大水池廢墟……

沈寧出神地站在那裡,樂聲像水波又像烏雲一樣,穿過她的身體。(一四)

遊行 紐約

上一則

以「蔓生」為名 威尼斯雙年展台灣館重現原民宇宙觀

下一則

《老物件情懷》兒子送的對講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