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澳洲法院駁回上訴 約克維奇認輸將離境

東加火山爆發通訊全斷 布林肯關切 紐總理:有重大災損

中年心事(三七)

「我媽說,她感覺快要生的時候,默默收拾好毛巾、臉盆,裝進一個紅白相間的棉線網兜裡,自己提著走去醫院。臨走前還留下一個字條和幾張油票,用空油瓶壓著。」

「媽媽,我想知道,用油瓶壓著郵票是幾個意思?還有,姥姥去醫院之前,為什麼給姥爺留下一個字條?」許心超用手敲敲腦門,做出思考狀。

「許心超很善於琢磨事情,是個寫小說的好苗子。」顏清凡說。

許心超一聽到表揚她的話,得意地搖頭晃腦。

這時吉米也很有興致地湊過來,加入談話。

「是不是擔心自己會死,所以留一封遺書?」

「吉米腦洞開得真夠大的。」辛籽笑起來。

「別打岔,聽辛籽阿姨繼續講。」顏清凡對兒子說。

「寶貝兒,你們沒經歷過我們的年代,不知道那時候糧油是不能隨便買的,什麼都得憑票供應。當年的油票是用來買食用油的,可不是寄信用的郵票,每月定量。姥姥寫字條,是讓姥爺趕緊去菜店排隊買油。顏清凡,你看我媽,是個多麼謙卑自覺、捨己顧家的女人。不要求我爸去醫院陪床,而是催他趕緊去副食品店。等我爸排長隊買回一瓶菜籽油的工夫,我就出生了。我爸給我起名叫辛籽,有點隨便吧!更像是為了紀念買到一瓶菜籽油,而不是我的出生。」

「原來你是一瓶菜籽油呀,媽媽。我宣布以後叫你辛菜籽,或者乾脆叫你菜籽油好了。」許心超嘻嘻笑起來。

女兒說話沒大沒小,辛籽卻好脾氣地笑笑。

「你看人家吉米,安安靜靜的,多好。去跟吉米哥哥玩去。」

許心超朝著她媽媽把眼一瞪,兩手掐腰,非常不服氣的樣子。(三七)

小說

上一則

沒有富爸爸的職場

下一則

我的快樂之道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