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川普擬派軍隊扣留投票機」 眾院約談巴維理稱獲證據

拜登傳將派5000美軍駐東歐抗俄 最快本周決定

嫦娥的月宮(一一)

「這件事原本就作罷了。偏巧有天中午午餐休息時,我把學校的功課拿出來做,那天是要完成一張水粉畫圖稿。紅髮小老頭遠遠瞄了一眼說:不然,你幫他畫小風車?

「眼看一個月就要到了,我不畫,傑的畫也是要取下來的。原封不動地帶回去,我可以想見傑的憤怒,臉上每一條血管都立到皮膚之外。這樣的憤怒我不陌生。之前有一回,別人訂好要買的畫,在取貨的時候反悔了。他在約定地點等了三個小時,沒有等到人,獨自一個人回來,一言不發,站在同他一樣高的畫幅前,突然去拿來廚房裡最利的刀,一刀把畫從頭劈到尾。畫哀號著倒在地上,裂成兩半。

「於是,在黑白的中國畫上,我補了一個粉色的小風車。水粉剛剛敷上去,尚未乾透,就被人買走了。紅髮小老頭立即把獎金遞到我手上。

「我開心極了,下班後特地去買了八隻香櫞大小的大閘蟹。他也開心極了。那天晚上,我們站在租屋處的廚房中島旁,剝著螃蟹肉,就著薑汁香醋吃。橙黃的鵝掌燈罩、杏色的蟹殼、橄欖色的葡萄酒、趴在白菜上明晃晃的透明粉絲,都不敵傑臉上散出的光彩。他回到了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樣子,一隻湯圓粉捏出來的乳鴿,柔膩細緻。

「然後,我一眼看到旁邊酒杯肚上印著的一張女人面孔。突起的杯肚把女人的臉撐得飽鼓鼓的,原本挺著的鼻尖卻被壓了下去,緊貼著鼓起來的臉,鼻翼與臉的交會處形成了一條滑稽的曲線。我被酒杯上變形的臉逗得哈哈大笑,笑著、笑著,卻又悲哀起來。」(一一)

中國

上一則

山的遐思

下一則

新書「最孤獨的美國人」 寫出亞裔美人困境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