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俄兩路增兵 6登陸艦開往烏國南岸 同時派兵部署白俄

歐洲在烏克蘭危機早已未戰先敗 英媒點出關鍵

中年心事(三○)

她們來到海邊一家叫做「滄海一杯」的酒吧。正午的陽光把冬日的海面照耀得波光粼粼,細碎的金色,慢慢湧動,好像在醞釀著一股巨大的情緒,又或許是激戰之後的疲憊沉寂。酒吧室內光線柔和,海浪聲隔著玻璃窗,低沉迴盪,空氣裡散發著酒和奶油混合的香味。這裡真是個讓人敞開心扉、盡情暢飲的好地方。

「我喜歡這裡。媽媽,以後我要常來這寫作業。」許心超一進酒吧便興奮起來。

辛籽一小時前在電話裡說話的語氣,好像已經到了危機關頭、生死邊緣,顏清凡回話也是情緒低落,生無可戀。可她們如約看到彼此,互相打量著對方,誰都不像活不下去或者是不想活的樣子。中年人總是那麼自尊善變,用喬裝打扮來掩飾狼狽不堪的生活內核。

辛籽基本上去哪兒都帶著寶貝女兒,這次也不例外。

「你真會選。我一直住在Q城,還不知道有這麼浪漫安靜的去處。」辛籽欣賞地環顧四周。

「我前兩天早起跑步時發現的。不錯吧?吉米,過來呀。」顏清凡笑著招呼與她保持距離的兒子。

吉米靦腆地笑一下,向辛籽和她女兒說了兩聲「嗨」,算是打過招呼。他在家跟媽媽講話時,振振有詞,但一出家門,卻不免帶著青澀少年的害羞,有禮貌,但是話少。慢慢熟起來,才露出調皮樂呵的本相。

「吉米個子竄得可真高,越長越帥,像洪力。」辛籽仰頭看看顏清凡兒子說。

「洪力現在離胖子只差一步之遙。吉米比他爸強,雖說有點小脾氣,但總的說來,還是一枚純真可愛的小男生。」

顏清凡挎著兒子的胳膊,好像生怕他隨時跑掉。因為她應辛籽的要求,好不容易才說動吉米跟她一道出來。(三○)

上一則

「美的歷程」哲學家李澤厚逝世 享壽91歲

下一則

月下憶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