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Omicron快速蔓延 南非染疫突破300萬例

對抗Omicron 美專家:疫苗打滿、口罩戴好

秋日的私語(三)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自從禁酒令撤了,1933年吧,你都經歷過的。酒精傷身體,後果自負,醉酒的也少了。就像刀能殺人就禁刀一樣的道理。

費說不過兒子。她更喜歡想些兒子小時候的事。威廉穿牛仔褲上學,回來怒氣沖沖的樣子。原來是牛仔褲給她燙了褲線,同學都嘲笑牛仔褲還燙褲線。暑期打工,兒子到老子上班的公司做小工,撿巧克力。流水線上花花綠綠的巧克力啊,簡直讓威廉樂開了花,大塊朵頤一塊又一塊,沒兩天就吃到想吐。最後就是把巧克力當球投,消磨時間,這頭扔那頭。威廉後來練得一手好棒球,不知道有多少跟這投巧克力有關。威廉兩手五個棒球翻轉,可是拿手好戲,只是他這棒球也沒堅持下去,跟跳水一樣不了了之。最後是步老子後塵,也做了推銷。

她的頭髮,費拿起梳子,梳著栗色的髮絲,每一縷都是走過的陽光曬過,卡羅萊納、田納西、路易斯安那到喬治亞。南方女子的她卻老早就知道要獨立。孩子小時,她開幼兒園,帶別人的孩子連帶自己的娃。鄰居女人們不解:自家娃就夠煩了,還帶別人的;至於掙錢,那不是丈夫的事嗎?

等到孩子大了,她邊當主婦邊上學,修了一個教育碩士。那時女人本科畢業的都少,她卻拿了研究生學位。主婦們還在圍著男人、孩子上演鍋碗瓢盆交響曲時,她已經熱火朝天地經營著自己的小學校了。

老威廉去世後,談過幾次戀愛、交過幾個男友,一個要她穿著如何怎樣、一個要她吃什麼更健康美麗。那些以美麗健康外貌編織的網。她放飛過,怎麼可能再回到籠子裡自投羅網。

威廉和瑪麗都大了,她開始做房產,帶人看房子,穿街走巷,每天街區上下穿梭。工作兼看風景除了賣房子的,也就郵差了。只是現在賣房子也跟從前不同了,也有可能發生危險。

那一次她帶客戶看房子,鑰匙打開門的瞬間,就覺得不對,一抬眼就看後院的門玻璃上一個大窟窿。竊匪像是很有經驗,只砸碎靠近門把手的一圈,足夠把手伸進來開門。這是個模型房,裡面的家具精美簇新。

什麼時候現代人窮得要翹砸門撬鎖,偷東西賣來維生了!瑪麗住的地段倒是高尚區,大白天遇到搶匪奪車。前車擋住,同夥下來恐嚇開車的人,車主通常給嚇得呆住,拱手繳車。殊不知瑪麗可是個硬茬,你不惹她,她還惹你呢!堵住不讓開嗎,直接加大油門,朝著擋路車撞過去。哎呀媽呀!錄像裡都能聽到劫匪的叫喊聲。

說起瑪麗,費生她的時候,已經是高齡產婦。威廉都上高中了,兩個孩子相差十八歲,放現代也少見。但她懷上就生了。老威廉死時,瑪麗才幾歲,費也就對她格外呵護,要什麼給什麼,說一不二。她原先學的那些教育理論都扔到爪哇國去了。直到瑪麗到了交友年紀,交了個黑人男友。青天霹靂,費娘家祖上三代別說是跟黑人交朋友,黑人給他們做工,要不要都另論。

這個黑人特別,瑪麗說,一米九大個,打籃球的,一家子高人,他妹妹還是喬治亞州女子籃球隊教練呢。費不明白女兒為啥就看上了黑人,但是就跟威廉看上東方人一樣,一個是「黃熱病」、一個是「黑色瘋」。

秋天費喜歡買了各式核桃放廚房,有一種核桃俗稱Negro Toe,黑乎乎的扁平,叫「黑腳趾」倒是生動。只是這個Negro在小外孫女面前,費就是不知道如何解釋。莎拉是個溫順的好孩子,如今也是大高個,跟媽媽一樣喜歡藝術。考上了喬治亞理工大學,卻一年不到就輟學了,寧願去mall裡賣衣服。拉得一手好提琴,也不學了。(三)

威廉 黑人 核桃

上一則

「美的歷程」哲學家李澤厚逝世 享壽91歲

下一則

月下憶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