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短期提高債限期限將至 兩黨議員仍無共識

賽默飛世爾科技:旗下試劑盒能準確驗出Omicron病毒

茶樹王(一六)

但他隨即說了一件事,通往那所學校的路上長著一株古茶樹,或許是這座山上真正的樹王。它長在兩座大山之間的夾縫裡,孤零零的一株,周遭沒有別的樹。那是他無意中發現的。那次,他迷路了,到了黃昏,還在雨林裡轉圈,怎麼也找不到方向。

當他絕望的時候,看見了那棵樹。黃昏的輝光打在樹身上,通體發亮。那是他見過最古老的樹。無數苔蘚、藤蔓順著樹身往上爬,黃色的、綠色的,以及黃綠相雜的,給人一種毛茸茸的質感。它們將古樹封存在時間的迷霧裡,好似琥珀裡的蟲子,與周遭世界完全合二為一。所不同的是,這茶樹還活著,枝上綠葉就是它微弱的呼吸。每每有風吹過,便有神祕聲響在雨林裡迴盪,將樹林撐得滿滿當當。

他既然發現了它,便每年去看它,撿一些茶籽回來。它們黑褐色,油潤、飽滿,富有彈性,就像一個個機敏的小球。他對那種茶果著了迷,反覆摩挲、觀看,甚至豎起耳朵聆聽;似乎還能聽到林間緩慢的雨聲、樹枝折斷聲、落葉的窸窣聲。也有可能,那些聲音只是他失神狀態時的幻聽。

他每年只選一顆最飽滿、最光潔的種子,埋進土裡,無一例外都存活下來。那株樹不在任何典籍資料的記錄裡,自然無人知曉。

有一次,布朗山上來了一位膚色深黝、戴著寬沿帽子的植物學家,一看就是遍訪名山大川的人,詢問他此地是否有珍稀物種。他吞吞吐吐地說起此樹,好似訴說一個自己也無法相信的祕密。

植物學家大喜過望。那次,他們在林子裡白白轉了一天,大概是心情迫切、慌不擇路,到了黃昏,連樹王的影兒也沒找著。(一六)

上一則

顛覆心理治療領域 「認知療法之父」貝克百歲辭世

下一則

秋池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