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國持續侵害人權 白宮宣布外交抵制北京冬奧

紐約市長下令 所有私企員工12/27前接種疫苗

嫦娥的月宮(二)

王幼嘉/圖
王幼嘉/圖

「雪老師寫信給現代唐僧了?」

「寫啦!」

「哇!那時候雪老師好有勇氣喔,不像現在。」

南方雪把一雙眉尾笑彎了,「你到底還要不要聽下去啊?」

「要啊、要啊!老師在情書上到底寫了什麼?」

「當然不會告訴你啊!反正,他立即就回信了。信上說,其實只要魚願意,隨時都可以長出美麗的尾巴來。

「此後,我就開始惡補美術基礎課,一天用完一枝素描筆,和用來寫信的鉛筆用得一樣快。我們通了近兩年的信,從一開始收到對方的信就回信,到後來,每天都寫,每天也都會收到對方的信。他喜歡在信尾署名的時候,順筆用單線勾一條小魚,每一天,小魚的尾巴都長大一點。到我進入高中畢業考場的前一天,魚往右下角游,單線勾勒的尾巴鋪滿了整張信紙,好像我們的愛情,已然長得鋪天蓋地了。」

「哇,好像卡通一樣的純淨情感!過了這麼久、隔了那麼遠,依然這樣飽滿。」

「是的。可是此後,他卻突然消失了,完完全全地消失了。見過光亮的人是不願意墜入到黑暗深處的。我決定不管他去哪裡,我都要把他找回來。

「有一天,我瞞著奶奶,偷偷搭火車,去了一趟他任教大學的城市。校門口的警衛阿伯指給我教師宿舍的方向,我走過去,看到了隱身在林蔭中的灰磚小樓。小樓回字形的,中央有一排水泥洗手槽,我走過去,看到一個漏水的龍頭,想起他信上提到過,晚上的時候,他喜歡在滴答、滴答的水聲中給我寫信。窗外的風涼涼的,吹起信紙的一角,在他臉上飛快地碰了一下,就彈開了。叫他覺得,好像我突然從信紙裡跳出來,偷吻了他一下。

「於是我站到水龍頭的旁邊,看到正對著的一扇窗戶,我知道那就是他的房間。突然,從窗戶裡傳來了吉他的聲音,之後,一個稚嫩的女音慢慢跟上了木吉他敲出的節拍。我沒有想到,他的世界這樣有聲有色有韻律。我再怎麼用力長出尾巴,也不過是一條悠游在紙上的假魚。我沒有勇氣去敲他的門。

「回家之後,我病倒了,升學考的考場都沒辦法走進去。好在之前我已經完成了畢業考,不然,我就連高中學歷都沒有。兩個月之後,我依然病得懨懨的,一個模糊的身影走近床邊來,竟然是『後頸肉』。

「聽說她的名字高居在龍鳳榜的首位。她三分之一的屁股輕輕挨著我的床側,低垂了眼睛看著我,同情的鼻涕幾乎快要和眼淚一同流下來,滴到我的臉上。她用強壯的後頸肉顫動後發出的低沉聲音告訴我,現代唐僧幸運地獲得了傑出藝術家簽證,已經飛到西方──美國去『取經』了。別傻了,小雪片兒。我一直在想,是不是我說的一句話害了你。」

「她說的哪一句話?」

「就是他的信箱號碼『吃吧吃吧一(起)吃吧』。她問我,難道我真的以為他去了美國,我還可以和別人分一杯唐僧肉羹嗎?他那等的人物,不管去了哪裡,當地的妖怪都把他吃光光的,骨頭渣子都不剩一粒。快點忘了他,過自己的日子吧。」

「啊!所以老師聽到的琴聲和歌聲,不是他與其他女人的?他什麼都沒說,就一走了之?」鑫鑫流下了連追著火雞滿山跑時都沒有流下的眼淚。

「在一個蚊子都熱昏過去的午後,他突然出現了。他說,因為傑出藝術家的簽證太難取得了,競爭太激烈、變數太大,所以,他臨行前誰都沒有說。等到塵埃落定之後,第一個回來找的人就是我。說完,就單膝跪下,問我願不願意嫁他。」

「雪老師當時一定連說了三次『我願意』吧。」

「差不多!我們火速辦完了結婚手續。就這樣,我懷裡揣著一張高中畢業的文憑,隨著我的偶像、我的新婚丈夫、現代唐僧,以傑出藝術家配偶的身分入境美國。」

「從此以後,公主和王子永遠幸福地生活在新大陸上。」

南方雪看了鑫鑫一眼,搖頭:「可惜,並沒有。來了之後,才知道所有的榮光都是虛幻。身為國內頂著知名藝術家光環、任教高等學府的他,入境美國之後發現,傑出藝術家只是一種簽證的名稱,沒一個當地人認識他。畫賣不出去,是沒有任何收入的。他又彎不下腰去洗碗、端盤子。」(二)

美國 簽證 升學

上一則

台「小島大歌」為海洋發聲 2022年站上紐約百老匯

下一則

青春的暗戀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