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影/歐巴馬13年前被「摸摸頭」如今那個小男孩18歲了

德州槍手對老師說「晚安」後開槍 倖存女童目擊冷血屠殺

伶仃洋上的紫荊花(中)

趙梅英/圖
趙梅英/圖

熱戀之中,再甜的話也不膩。兩人一起背單詞、一起做全真題,從今往後,枯燥辛勞的日子也有鳥語花香。那日他們背了一串關於淒涼和孤獨的單詞,從lonely、helpless、friendless到isolated、wretched……

紫珠說:「不背了,越背越覺得孤苦伶仃。」

邱峰說:「孤苦伶仃嗎?我想起了伶仃洋。」

他在伶仃洋邊長大,父母是珠江三角洲的漁民,世代打魚為生。雖然生在水上人家,他卻不願自己的未來在海上顛簸。六歲那年便有了想法,向父母鄭重提出:我要上岸讀書。對於這樣的早熟兒童,父母只好把他寄養到親戚家。

紫珠問他:「你從小被寄養,跟父母關係親密嗎?」

他說:「沒有問題,雖然喜歡陸上的生活,但也享受出海的快樂。」

他隨父母去過香港,漁船多自由啊!避開了兩地海關的繁瑣。父母在海上打魚,認識了香港的漁民,直接上他們的船去看香港的花花世界。紫珠聽了讚道:有船就是方便啊!

邱峰告訴紫珠,船行大海,雖然有驚濤駭浪的危險,但也有意想不到的驚喜。那些年,中國還不發達,父母從香港漁民那裡買來一些水貨,大都是高仿的電器和奢侈品,再轉買給陸上的商販,確實賺了不少銀子。

邱峰的描述活靈活現。外伶仃洋跟內伶仃洋不同,外伶仃洋蒼茫遼闊、碧藍深沉,一個個小島像碎玉一樣散落在海面上,有的旖旎神祕、有的玲瓏可愛。她問他:那些海島你都去了嗎?他說只拜訪了兩三個,是跟父母的漁船上的島,但他希望有一天能帶她上船,遊遍伶仃洋的大島和小島。

他記憶最深的一次出海,海上突然起了狂風,父親把船靠在伶仃洋上的一個荒島。那海島上開滿了紫荊花,千千萬萬的花瓣在大風中狂舞,滿天滿地都是燦艷耀眼的紫紅。那一場紫荊花的暴風雨,來得如此轟轟烈烈,當邱峰給紫珠描述伶仃洋上的紫荊花雨,依然覺得那場景目瞪口呆,讓人回不過神來。

紫珠說:「沒想到伶仃洋上的海島也有紫荊花。我讀中學前,跟爺爺、奶奶生活在四川西部的一個小城,周圍是崇山峻嶺,那裡有大貓熊,還有大片大片的紫荊花海。在我們老家,紫荊花叫做紫珠,也叫滿枝紅。」

邱峰說:「原來你的名字就是紫荊花,難怪喊著你的名字特別親切。我知道四川有大貓熊,但不知道四川也有紫荊花。」

紫珠說:「希望有一天,我帶你去四川看貓熊,不是動物園的貓熊,而是野生的貓熊。我姑婆是農民,自家有農田和竹林,臘月寒冬時,貓熊飢寒交迫,便投奔到我姑婆家,跟豬一起住豬圈,豬吃什麼,牠就吃什麼,等到春暖花開牠才走。」

邱峰說:「好有靈性的貓熊,比寵物還可愛,我一定要去四川的姑婆家看看。」

紫珠說:「我一定要去伶仃洋看看,大海上的紫荊花雨,想著都覺得無比浪漫。」

總之,在去看伶仃洋和貓熊之前,兩人夢想一致,要去美國闖蕩。邱峰的成績好,托福和GRE的分數都比紫珠鮮亮出色,邱峰的專業是應用數學,好拿獎學金,第一次簽證面試就成功了。邱峰對紫珠的意思很清楚:既然我都拿了簽證,你也別折騰了,我們結婚吧!你以探親的方式,馬上就可以去美國。

此去應是繁花似錦,紫珠和邱峰憧憬著,能在新大陸比翼齊飛。只是誰也沒想到,現實比新聞還要冰冷殘酷。兩人在美國都忙,都在為學業掙扎,壓力一重,心情就不好,誰做飯?誰洗衣服?誰去倒垃圾?這些雞毛小事都會成為戰爭的導火線。婚前的甜言蜜語,慢慢演繹成婚後的惡言毒語。

有一天兩人又鬧翻了,邱峰罵她:「你就是個自私的女人,我當初還把你看成一朵花。」

紫珠冷笑道:「你看誰都是花,因為你就是一花癡!」

邱峰說:「對,我是花癡,又蠢又天真,沒識清你這個假貨!」

這話戳穿了紫珠的心,讓她飛起來咬人:「我是假貨,對,別忘了你爹娘還在海上倒賣過假貨,他們高尚嗎?兩個違法犯紀的走私犯!」(中)

香港 美國 簽證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