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阿拉巴馬高中球賽傳槍響 球員觀眾驚逃 3傷1命危

矽谷庫比蒂諾聯合學區 投票通過關閉明星學校

不讓眼淚掉下來(全文完)

明攫望著我一會,然後說:「對不起了呀哥,我不該改名明攫的。」

我「哈」的一聲笑起來:「你現在才來說這個,有點太晚啦。」

明攫小時候叫明亮,是醫院的常客。後來父母聽了神婆的建議,給他改名明攫,意思是從我的命裡「攫」取些福氣,以確保他能健康成長。

明攫又說:「我現在身體這麼差,想了很多辦法也沒能好起來,還連累了你──如果不是我,你的身體可能會好一些。」

「明攫你快別傻了,封建迷信那一套你也信!再說啦,就算這是真的,哥也不怪你,你那時才幾歲大!要怪就怪你爸、你媽,是他們拿的主意──我跟你開玩笑的,你年紀也不小啦,還胡思亂想!」

「哥,我考慮了很久,不出國啦,不捨得出去。」

我愣了一下,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說:「這我就放心了,我們大家還是離得近一點好。」

那天在醫院,父親對我說,比起擔心自己,他更擔心明攫的身體。記得父親當時還說,幸得當年給他改名了,要不然未必能將他養大。

我說:你快別傻了爸,盡想這些有的沒的!

父親說:「我們對不起你,讓明攫改這樣的名,搶走你不少福氣。」

我說,我福氣一直都不錯,現在也還行。明攫有沒有搶過我的福氣我不知道,但就算真的搶了,那也沒關係,反正都是自家人。

父親又說:「我和你媽都不在以後,你要照顧明攫,讓明攫也照顧你,你們一定要團結!」

我的眼眶濕了,別過頭去,不讓眼淚掉下來。(全文完)

上一則

紀大偉酷兒小說「膜」英譯本出版 紐約公共圖書館線上暢談

下一則

酒後一碗茶泡飯:小津與美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