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北加密爾比達環球廣場警匪激烈槍戰 傷者滿身是血

預料美國點頭放行ETF交易 比特幣漲逾6萬美元

沉默的麥田(六)

4

「雪瀅老師,這部小說是自傳體嗎?」

「雪瀅老師,能不能談談,您為什麼要起這個書名《沉默的麥田》?」

「很好奇,那位鄉村少年後來怎麼樣了?他和女主人公還有過交集嗎?」……

郵輪上的新書發布會氣氛異常熱烈,連主辦方都沒料到,能有這麼多讀者參加。除了作協的作家和文友,多半都是船上的遊客,其中好多人坦言,他們就是為了參加雪瀅的新書發布會,才上了這艘郵輪的。

雪瀅自己也感到驚訝,她的碼字生涯還不到十年,卻贏得這麼多粉絲的追捧。她不敢說自己的文字多麼有感染力,只不過一直都堅守著真誠表達的初心。不管是做為作家還是女人,擁有熱誠的粉絲總是令人欣慰的,他們甚至可能成為支撐她寫作的精神支柱。

對於讀者的提問,雪瀅雖然早已有心理準備,但有些還是觸到了她的痛點。有讀者直言不諱地問她:小說寫的故事是您自己的親身經歷嗎?她一時語塞,竟想不出合適的答覆。

本來她可以像許多作家那樣,按照套路說話──任何作家都無法逃脫自身的影子,但不能因此就將作品解讀成是她的自傳。可她不願意說違心的話,更不想用些不痛不癢的話來搪塞讀者。那樣的話,雪瀅就不再是粉絲心目中純真本色的雪瀅了。

她坦承自己寫的確實是少年往事,儘管三十多年紅塵滾滾,卻絲毫沒能讓她的記憶褪色。她依然能觸摸到十二歲少女的痛,就像麥芒扎入心口。記憶是唯一令她活著的東西,而寫出那些回憶,或許可以幫助她抵抗恐懼。(六)

郵輪 小說

上一則

紀大偉酷兒小說「膜」英譯本出版 紐約公共圖書館線上暢談

下一則

酒後一碗茶泡飯:小津與美食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