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芝槍手迷信47、曾喊「殺光全家」 叔叔曝他私下面貌

全有罪 台國會史上最大弊案 蘇震清最重10年 廖國棟8年

沉默的麥田(五)

他從後院轉回來,手裡還拎了個網兜。他把奶桶遞給瑩子,趁勢抓住她的一隻手,殷勤地說:這個也一塊拿去吧,剛打下來的圓棗子,老甜了。一邊說,一邊把瑩子往他懷裡扯。瑩子用力推開他,把他推了個趔趄,綠綠的圓棗子撒了滿地。

這時大春娘從草屋跑出來,她大聲嚷嚷道:「你這是做啥呢?怎麼好和人家閨女拉拉扯扯的,還要不要臉啦?」

男人把網兜一扔,氣急敗壞地衝她罵道:「你他媽瞎嚷嚷個屁呀,看老子不揍扁你。」

瑩子嚇得魂都飛了,她掉頭就往院子外面跑,手裡還緊緊地抱住那只奶桶。她瘋跑了一陣,回頭看了看,男人並沒有追上來,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她深一腳、淺一腳地走著,昨夜的一場秋雨,使麥地的小路更加泥濘。她的鞋上沾滿了泥巴,重得抬不起腳來,她恨不能脫下鞋來打赤腳。

正在這時,她聽到一陣刺耳的「突突突突」聲,抬頭一看,嚇出了一身冷汗。迎面開過來一輛手扶拖拉機,擋住了她的去路。大春爹正坐在駕駛座上,他咧開嘴,嘿嘿地笑著:小丫頭,上車吧,路上這麼多爛泥,大叔送你回家。

瑩子想奪路而逃,她拐進了麥地,可她的腳一踩進去,便拔不出來了。男人跳下車,一把抱住她,把她拖進了麥地。嘿,小丫頭,你還挺倔的。大叔不傷你,就摸一下你的小仙桃。他那雙髒兮兮的手一下就伸進了她的衣衫裡,兩人扭打到一起。

瑩子拚命地大喊,淒厲的叫聲劃破了麥田的寂靜。麥穗都低垂著頭,不忍看下去。(五)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華裔少女汪凝入圍美國青少年藝術獎編劇類決賽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