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阿拉巴馬高中球賽傳槍響 球員觀眾驚逃 3傷1命危

矽谷庫比蒂諾聯合學區 投票通過關閉明星學校

賣房記(二)

薛慧瑩/圖
薛慧瑩/圖

「她一個人租兩臥兩衛的公寓,好像很富裕的樣子?」

「哎,她沒什麼錢,還領房租補助,每年填表申請要我簽字呢。其實她原來是跟一個朋友合租的,可兩人鬧矛盾翻了臉,朋友也搬走了。」

「嗯……你看,她的家具不多,樣樣都挺有特色。美國人好像沒什麼錢,也還是把生活過得滿有品味的。」

做完評估,姍姍趕緊和維修工約好了時間,提前給莉亞發了通知。

莉亞不置可否,卻馬上短信追問:「維修期間,你自始至終都在公寓嗎?」

「我都會在的。」

不一會兒,莉亞又打電話過來:「維修的時候,你必須保證在場!你們一定要戴口罩、手套,除了需要修理的之外,維修工不能觸摸其他任何東西。我們公司每星期都給員工做病毒核酸檢查。我一直是陰性,要是變成陽性,八成就是你們的問題。」

「我們會遵守防疫措施的。你想想,其他還有什麼要修理的嗎?」

「廚餘磨碎機好像壞了,還有電扇下面的燈也不亮了。」

維修做完那天晚上,姍姍收到莉亞的短信。信中歡喜之情溢於言表,說她瞧見洗浴池上面嶄新的鍍鎳水龍頭、推拉自如的衣櫥櫃門和客廳裡明亮的燈光,有多麼開心。信尾還加了一串表情包,有紅心、花束,還有合不攏口的笑臉。

姍姍看完信後,輕輕舒了一口氣,心想,這些家什壞了這麼久,莉亞竟然一反常態,就這麼硬挺著,寧願將就湊合,也不找人來修,肯定是怕染疫風險。要不是她為了延租許下諾言,不會允許外人來維修的。看來,她還真是挺配合的。

轉眼快到四月中旬了,姍姍約梁燕來公寓拍照準備上市。梁燕告訴姍姍,拍照前她要布置房間,會挪動一兩件家具。兩人商量著,最好是上午客廳內陽光充足的時候。姍姍沒想到,莉亞聽說要挪動她的東西,就堅持一定要等五點她下班以後。

「五點太晚了,光線太暗。」

「你們要動我的東西,我必須在場!」

「那我們不動你的東西,可以吧!」

「我不相信你們!前幾天修廚餘磨碎機,水池下面的東西就被挪動了!」

強硬的聲音使姍姍感到十分意外:那天莉亞的短信,字裡行間都透著喜悅,什麼都沒埋怨,怎麼現在又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廚房水池下面瓶瓶罐罐塞得滿滿,不搬開,能修磨碎機嗎?再說都戴著手套,修好之後,一切東西都物歸原處了。

她剛要跟莉亞解釋,莉亞又抱怨起別的事來:「我簽新租約的時候,你為什麼不盡快給我推薦?」

姍姍記得,那是個周五,聽到租賃公司要求了解莉亞的留言時,已經是下班時間。她撥回電話,只聽到留言機的聲音。她想周末大家都休息了,就決定周一再回話。可莉亞周日一早就打來電話,急沖沖地要姍姍馬上向租賃公司推薦她,刻不容緩。

姍姍撞上無數次留言機,莉亞還是不斷催促。整個周日上午,姍姍的時間都泡在與莉亞來來回回的電話粥裡。終於,有人聽到姍姍介紹莉亞的留言,打電話過來詳細詢問。姍姍說了很多讚美莉亞如何如何,是難得的好房客一類的話。她覺得全世界租賃產業也不可能有比這更好的推薦了。

一星期後,莉亞順利拿到租約,她興高采烈,還滿懷感激地謝了姍姍。可是現在,一切又都變味兒了。

此刻,莉亞還在電話裡喋喋不休:「我找了好幾家租賃公司,都只允許視頻虛擬看房。虛擬看房!你聽說過嗎?怎麼可能了解房子到底怎麼樣!好不容易這家讓我實地看房,你卻遲遲不給推薦,弄得我那幾天心神不定、坐臥不安……」

姍姍覺得莉亞有點胡攪蠻纏。不是商量拍照時間嘛,扯這麼遠。再說租約早就拿到了,這都是哪兒跟哪兒的事兒呀!她一下子沒了耐性,對著手機大聲喊:「莉亞,夠了!你好好想想,從你搬進來以後,哪樣要求我沒滿足過你?延租時說好了的事,現在怎麼故意為難?夠了!」

對方忽然停止了抱怨,聽筒裡良久啞然無語。

姍姍意識到自己有點兒失態,不想再無禮地先掛斷電話。她等著聽莉亞狠狠地掛電話的聲音,可是聽筒裡除了急促的呼吸之外,沒有任何動靜。她呆呆地等了一會兒,還是只聽到呼哧呼哧的聲音,就輕輕地先把電話掛了。

莉亞愣愣地看著手機,她面無表情,急促地喘息,全身劇烈抖動,眼前又浮出她的姊姊。她永遠無法忘記,半年以前姊姊臨終時的樣子。由於依靠呼吸機呼吸太久病情仍無轉機,為了避免由口腔接入的呼吸管造成氣管與喉部損傷,醫生不得不在脖子前面開一個洞(造口術),將原來從口腔接入的呼吸管,改道從這個洞口直接接入氣管。

姊姊奄奄一息地躺在病床上,臉色青白,胸部和手臂也都被各種粗粗細細的管子,連接到叫不出名的檢測儀和機器上,整個人在管子糾纏裡,像是被五花大綁起來。

可她還是沒能逃過新冠這一劫,半昏迷狀態中,只留下一句含糊不清的話:千萬……別感染……莉亞伸出雙臂想緊緊地抓住姊姊,可她觸到的只是冰冷的螢屏。(二)

手機 美國 檢測

上一則

芝加哥大火150年 「著火之城」展還原歷史

下一則

中年看武俠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