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聯大2758決議50年 布林肯籲各國挺台有意義參與

本土疫情延燒 中國要求提供24小時核酸檢測服務

沉默的麥田(四)

為了妹妹和媽媽,瑩子,你不能做慫包啊!她就這樣硬著頭皮,像哨兵上崗執行任務一樣,繼續隔天一次的冒險之旅。她把恐懼和顫慄都憋在心裡,連一星半點都未曾流露出來。她知道,只要她一說出口,爸媽肯定不會讓她再去了。

清早的空氣濕漉漉的,趕上下雨天,路愈發泥濘難走。讓她奇怪的是,每次她趕到丁家,都見大春在院子裡忙活著什麼,他好像有意在等她。大春比她大四歲,小學畢業就輟學了,在家幫助父母幹農活、餵豬放羊。他悄悄對瑩子說,他不會永遠待在這個鬼地方的,總有一天,他要離開家,到很遠的地方去。

瑩子盯著他亮亮的眼睛,禁不住又聯想起天鵝絨來。她覺得他的確不應該屬於這裡,但她也想像不出,他的那個「很遠的地方」到底在哪兒,又是個什麼樣子。站在大春家的院子裡,她才意識到,雖然她與他只有幾里地的距離,但他們好像生活在兩個迥然不同的世界,拿戶口本領商品糧的人和靠自留地吃飯的人,過的是多麼不一樣的日子。

一個陰沉沉的早晨,她到了丁家院子,卻沒見大春的影子,只有那個男人在豬圈前面轉悠。他訕笑著走過來說:大春割草去了,我去給你擠奶。

他的眼神讓瑩子起了一身雞皮疙瘩,那樣子就像醉漢見了酒,挪不動腿似的。他貪婪地盯著瑩子,盯著她若隱若現微微隆起的胸脯。她想扭頭跑掉,耳邊卻響起小妹的哭聲。她咬住嘴唇,忍住了,把保溫桶遞給他。(四)

上一則

《老物件情懷》曾經年輕

下一則

不適合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