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FDA批准莫德納、嬌生補強針 完全接種者可混打輝瑞

東京奧運遭網攻4.5億次 超越倫敦奧運2倍

不讓眼淚掉下來(三九)

我不肯跟著他去傳染科,那裡什麼病都有,萬一染上,我找誰報仇去?

我問:是誰送他來醫院的?

「他那個做牙醫的兒子,」馬阿姨說,「病房都沒進,站在門口交代兩句就走了。父子兩個說話都是惡凶凶的,好像有多大仇恨一樣。」

「後來呢?」父親問。

「後來醫院打電話讓他兒子過來辦轉去傳染科的手續,而且做手術什麼的,必須要由家屬簽名。他兒子說不管了,他要治自己治,不治就去死。最後是他一個外孫女,大概是大學剛畢業吧,過來幫他辦了手續。」

病房裡一片唏噓。父親有些不好意思地對我說:還好你和明攫都照顧我。

我說你快別傻了,那些不理老人的子女,大概也不能全怪他們。有可能是小時候父母對他們不好,他們才這樣的──你對我和明攫挺好,我們沒理由恨你。

父親說:我對明攫很好,不怎樣疼你。

我沒想到老頭說得這麼直白,倒是愣了一下,藉故去走廊的休息區靜坐。

後來馬阿姨再餵父親吃水果,餵粥、餵飯,我就當作看不見。

父親用了「負壓艙」四天,醫生幫忙除下,因為已經漏氣失效。醫生說傷口復原得很好,凹下去的部分重新鼓了起來,明顯看到有新的肌肉在生長。也就是說,父親已能下床活動,也不再需要馬阿姨照顧。

但父親問我,還要不要繼續請馬阿姨幫忙。我有些勉強地說:你還需要的話,那就接著請唄。父親說,一百八十元一天挺心疼的。我差點沒笑出來,扶他去走廊活動筋骨。

他一連躺了四天,腿腳更加綿軟無力。我攙扶著他,感覺他鬆鬆垮垮的,似乎我一鬆手,他就會癱倒在地。(三九)

肌肉

上一則

「花樣年華」NFT拍出55萬美元 毛片洩張曼玉仙人跳劇情

下一則

茉莉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