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佛奇:新冠疫苗補強針可混打 但建議避免

已知16死 俄國火藥兼化學工廠爆炸

沉默的麥田(三)

阿普航空/圖
阿普航空/圖

「怎麼沒看見一隻羊呢?」爸疑惑起來。

「在那邊呢,你看!」瑩子往屋後遠處的草地上一指,有兩隻羊正在悠閒地吃草。

就在他們東張西望的時候,站在院子裡的矮個女人朝他們擺擺手,「是來拿羊奶的嗎?進來吧。」她嗓子沙啞,頭髮亂蓬蓬的,皮膚曬得又乾又黑,嘴角、眼角抽起了很多皺紋。

瑩子跟著女人走進草屋,屋子很空,正中是廚房,兩邊各連著一間睡房。女人從灰禿禿的灶台上拿起一只暖瓶,鐵皮漆已經脫落,看不出本色來了。

「瞧,奶俺都擠好了。下次你清早來,俺讓大春直接就擠到你的暖瓶裡。這羊奶可新鮮了,回家煮開了再喝。大人、小孩都能喝,餵月子裡的娃,比人奶還好呢。」女人說著,朝後院喊道:「大春,快把羊牽過來,給人家看看。」

「俺家的羊奶好,全是大春的功勞。他隔三差五就去一趟北面的草場,割上幾大捆草回來。那兒的草又肥又壯,羊吃了能催奶呢。」女人雖然看起來不起眼,卻是個天生的話匣子,一旦打開便關不上的節奏。

「娘,乍那麼多話呢?」瑩子循聲望去,見一位高個子男孩不急不緩地從坡上走下來。他膚色黝黑,濃密烏亮的頭髮,身上的藍條紋圓領汗衫洗得發白了。他也在打量著瑩子。瑩子心裡一驚,男孩的眼睛亮亮的、柔柔的,多像天鵝絨啊!她心裡這麼思念的一瞬,臉不自覺地紅了。

她想說點什麼,還沒等開口,男孩牽著的羊就「咩咩」地叫起來,一聲接著一聲,不肯停下來。男孩皺皺眉頭,拿手拍了一下羊頭,「好了、好了,怎麼你也這麼多話。」瑩子聽了直想樂,沒想到,一個鄉下少年還挺有幽默感的。

這邊爸爸和女人談妥了,爸爸交給女人一個月的預付款,瑩子隔天來她家取一次奶。不取也無妨,但錢就不能退了。

從草屋走出來,瑩子和爸爸長長地吁了一口氣,四妹子有奶喝了,羊奶也是奶啊,總比嗷嗷待哺要強。回來的路上,他們又經過那片麥地,夕陽溫暖的餘暉給麥田塗上了一層金黃色,沉甸甸的麥穗隨風擺動,宛如金色的麥浪,真美啊!瑩子忍不住唱起歌來,她只顧唱歌,卻沒注意迎面開來了一輛手扶拖拉機,險些撞到她,爸用力把她拉到身後。

司機回過頭,衝他們罵罵咧咧:「不想活了,找死啊……」

突然,拖拉機停下了,罵聲也止住了。她回頭一看,那個男人正歪著腦袋,狠狠地盯著她,嘴角上還掛著一絲壞笑。瑩子急忙掉轉身子,拉著爸的手,頭也不回,飛也似地穿過了麥田。

3

第一次上路,瑩子還是怕怕的。她在心裡暗暗給自己打氣,有什麼好怕的,世上本來無鬼怪,鬼怪都是人鬧出來的。穿過那片麥田時,她大聲唱歌給自己壯膽,從「閃閃的紅星」一直唱到「金黃稻穗沉甸甸」。幾乎是一路小跑著,她撞開了丁家的柴門。大春剛好在院子裡,正在給羊剁草。瑩子氣喘吁吁的樣子,把他嚇了一跳。

「你怎麼了,是碰到狼了嗎?」

瑩子搖搖頭,提心吊膽地問:「這地方真有狼嗎?」

大春笑了,露出一排整齊潔白的牙齒,「哈,別當真,我說著玩的。」他接過瑩子的保溫桶,到後院給她擠奶去了。

瑩子正在左顧右盼時,忽聽身後有人說話:「欸,這是哪家小姑娘這麼漂亮呀?」

她回頭一看,驚呆了。居然是那天在麥田邊上碰到的拖拉機司機,他怎麼會跑到這裡來?男人衣衫不整,看上去好像許多天沒洗臉了。

大春提著保溫桶,從後院走過來。他白了男人一眼,把保溫桶遞給了瑩子。

男人的眼睛一直在瑩子身上滴溜溜地轉來轉去,他湊近瑩子說:「你家住哪兒呀?離這裡很遠吧?要不要我開拖拉機送你?」

「爹,快回屋吃飯去吧!人家認識路的,用不著你送。」大春高聲大氣地衝男人說。

瑩子心下一驚,趁這父子倆說話的工夫,她悄悄地跑掉了。跑啊、跑啊,她不敢回頭,生怕那個男人會追上來。穿過麥田的是一條土路,凸凹不平的車轍,到處都是風乾的馬糞蛋子,她的藍布鞋裡灌滿了沙粒。一直到上了大路,她的心還在撲通撲通地跳個不止。這個衣著邋遢、愛吐髒字的男人,居然是大春的父親,這太讓她震驚了。一個眉目清爽的少年,怎麼會有這樣一個相貌猥瑣的父親呢?她想不通。

還沒等她走進家門,就聽到了四妹子的哭聲。媽站在門口,正眼巴巴地等她回來。她本想告訴媽丁家院子裡的男人,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小妹緊緊嚼住奶瓶嘴兒,吮吸奶汁享受的樣子,讓她於心不忍。(三)

上一則

「花樣年華」NFT拍出55萬美元 毛片洩張曼玉仙人跳劇情

下一則

茉莉花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