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WSJ:台灣軍力能否與中國一戰?鮮少人這麼認為

紐約市今晚將出現強風豪雨 部分地區恐淹水

沉默的麥田(二)

阿普航空/圖
阿普航空/圖

夜色籠罩著海面,海水幽藍深不可測,波濤翻捲,一浪推著一浪。多麼像家鄉的麥田啊!麥田也會湧起麥浪,無邊無際的麥浪會把人淹沒的。坑坑窪窪的小路、彎彎曲曲的車轍、咩咩的羊羔、木柵欄後少年黝黑的臉……

雪瀅的眼睛頓時蒙上了一層淚水。

2

「媽,生了麼?」瑩子從夢中醒來,揉揉眼睛,懵懵懂懂地問。

「嗯。」媽在炕那頭低吟,聲音喑啞。

屋子內很暗,她什麼都看不見。南北兩扇窗都掛上了厚厚的墨綠格子窗簾。她仍記得,三年前三妹子出生時,窗子也是這樣遮擋起來的。藉著窗簾縫透進來的微弱光線,她看見了那個嬰兒包,一條花布薄被把個小東西裹得嚴嚴實實。

「媽,是男孩兒嗎?」她又怯生生地問了一句。

媽沒吭聲,翻過身去,咳嗽起來,嗓子眼像是被濃痰堵住了,呼嚕呼嚕地響。

「瑩子,快端杯水給你媽!」是爸在廚房那邊喊她。

她從被窩裡一骨碌爬起來,光著腳丫跑進廚房,見爸正忙活著煮打滷麵、荷包蛋。她端來一杯溫開水,放在炕沿邊。

「媽,喝點水吧。」這下她看清了媽的臉,心裡一怵。媽的臉怎麼會腫成這個樣子,一雙大大的杏眼幾乎成了一條縫,鼻尖和嘴唇上起滿了小水泡,密密麻麻地揪心。以前她也見過媽媽臉上偶爾冒出個小紅泡,媽會搪塞說,又上火了。要多少「火」才會燒出這麼多的水泡呢?她不敢問,怕捅破這層紙,更怕紙裡面包著一團火。

瑩子把臉湊近媽媽身旁的嬰兒包,她看到的是一張毛茸茸的小臉,仔細地瞅了又瞅,跟三妹子沒什麼兩樣啊!她心一沉,莫非又是個女孩,媽的那股火就是為這竄出來的嗎?她在心裡默默地揣摩著。

門開了,爸走進來,他臉膛通紅,眼裡充滿血絲,熬夜沒睡好覺的樣子。瑩子想起來了,昨天夜裡她聽見爸出門,去請接生的大夫。她還聽到了嬰兒嚶嚶的哭聲,細若游絲,比三妹弱很多。她依然記得三妹子落地時哇哇大哭,驚天動地的。

爸把熱湯麵放到牆角的飯桌上,回頭衝媽說:「瑩子媽,起來吃個荷包蛋吧。」

媽扭了扭身子,沒動靜。瑩子見媽的肩膀在抽搐,發出嗚嗚的低鳴。她急忙跑過去,摟住媽的脖子,「媽,別哭,你別哭呀!」

爸站在那裡,不知如何是好,憋了半天才說:「唉,哭啥呢?眼淚會把奶水憋回去的,到時看你拿什麼餵四丫頭。」

媽媽立馬停止了啜泣,變成了嗚嗚咽咽的哭訴:「都怪俺命不好,不爭氣,讓滿街的人笑話……」

瑩子把臉緊貼著媽的背,聽她胸膛裡此起彼伏的嗡鳴,好像這樣就能減輕她的痛苦了。她是長女,媽的心事她比誰都懂。連生三個女孩,媽的自尊心、好強心都承受不起了,鄰居大媽、大嬸、婆姨們的閒言碎語,像陰溝裡的污水,能把人活活嗆死的。若再添個丫頭(她們就是這麼喊女孩子的),簡直是要命了。瑩子也在心裡替媽流淚,女人啊,多可憐,生孩子本來就受苦,生女孩還要再加一道折磨。如果真有來世,她寧願做個男孩。

爸的話不幸應驗了,媽的奶水下不來,一家人眼瞅著剛出生的四妹子日夜哭鬧,一籌莫展。糖水、米湯都不靈,襁褓裡的妹子瘦得愈發可憐。瑩子眼見媽的唇上又多了一層水泡,情急之下,她說出了自己的主意。

爸聽完,愣了一下,「沒聽說嬰兒能喝羊奶啊,靠譜嗎?」

「我班上同學說,賣羊奶是他家的副業,有不少人去買呢!」

媽嘆了口氣,「不靠譜能乍辦,試一試吧!」

可誰去取奶呢?兩個妹妹還小,媽媽在坐月子,爸爸得去上班,選項只剩下了瑩子。她說:「我早點起來,取了奶再去上學。」

媽一把摟住她,「瑩子真懂事,你四妹有福了。」瑩子眼睛濕了。

賣羊奶的丁姓人家住在鎮子外面,說是只有幾里路。第一次瑩子是和爸爸一起去的,訂貨、交錢本來是大人的事。出了小鎮,他們沿著大馬路一直朝北,過一個橋洞,路兩邊的房子漸漸稀少起來。眼前是一片一片的菜地──角瓜、茄子、辣椒、小白菜,一眼望不到邊。接著是一片一片的莊稼地,玉米、高粱比她高出一頭。

風吹過,葉子唰啦唰啦地響,瑩子心裡一激靈,起了一身疙瘩。她不由自主地扯住爸爸的手,「爸,你說真的有鬼嗎?」

爸攥了攥她的手,「別信你姥爺講的那些鬼故事,都是瞎編嚇唬小孩子的。」

他們拐上了一條很窄的小路,坑坑窪窪的,路兩邊是大片的麥田,瘋長的麥子幾乎把路給淹沒了。穿過麥地,前面出現了幾戶人家,幾間低矮的草房,木柵欄圈起來的院子,豬圈、雞窩散發出的臭味撲鼻而來。(二)

上一則

吳建民接手華美銀行29年 資產6億到600億元

下一則

那些年,我們一起看武俠片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