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FBI突擊搜索俄羅斯富豪華盛頓和紐約豪宅

北韓發射彈道飛彈 美指「區域威脅」持續呼籲對話

不讓眼淚掉下來(三七)

老頭生日,侄子孝敬一隻雞。為了不讓馬阿姨吃雞,老太太給馬阿姨放假,她親自煮。但雞還未煮熟,老頭去世了,在他生日那天。

馬阿姨講完故事還不過癮,又補充說:「一條那麼小的福壽魚,如果是在我家,還不夠我自己吃一餐!我挺能吃的。」

父親笑笑說:能吃是福。我猜父親其實想說:你是挺能吃的!

父親出院後跟我說,我和明攫拿去的水果,大半是馬阿姨吃的。她的胃口非常好,閒下來就吃東西。

正聊著,母親由明攫帶著來了。剛才我出來前,母親還沒說要來看父親,為什麼突然又跑來呢?母親說,村裡的張婆婆在明攫店裡買衣服,明攫送回村裡,順便就把她帶過來了。兩天前母親才來探望過父親,這會大概又想父親了吧?父親雖然已經老到如此不堪,但有他在身邊,母親才不會心慌。

母親坐在床頭的椅子上,與父親手拉手,交頭接耳。我和明攫喊上馬阿姨,一起去走廊盡頭的長椅子上坐著休息,把空間讓給老頭、老太太。

嘴碎的馬阿姨剛一坐下就說,父親那張床之前的主人是一位三歲小男孩。村裡有老人擺壽宴,男孩被一鍋燒開的油從胸口澆下,肩部以下燙傷,一個乳頭和小雞雞壞死脫落。搶救了很多天,從ICU搬到父親那張床上,沒幾天就走了。

馬阿姨還未說完,我已經不寒而慄,一再叮囑不可跟父親提起。

父親始終記掛著明攫的身體不宜在醫院久留,只一會就催促母親離開。

明攫帶著母親離開後,父親眼睛睜得大大的,躺在床上望向天花板,不知他在想些什麼。

馬阿姨手腳勤快,嘴也總是不停地說。不過我發覺,她說得越多,父親的心情就越好。(三七)

上一則

知青歲月怕井記

下一則

需要警衛的醫師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